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CRCPP新闻
IMAGE 《“上帝在中国”源流考--中国典籍中的上帝信仰》出版
2014-07-10, 周四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杨鹏先生新著《“上帝在中国”源流考--中国典籍中的上帝信仰》即将出版。      ... 阅读全文
IMAGE 《“预算法”修改研究》出版
2014-07-07, 周一
      由中国体改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余晖主编的《公共政策论丛》第三辑中的“《<预算法>修改研究》”已由中国财富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        ... 阅读全文
IMAGE CRCPP主任余晖应邀参加刘延东副总理主持的医改座谈会
2014-02-18, 周二
      2014年2月13日下午,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常务理事、公共政策研究部主任余晖(照片右一)应邀参加刘延东副总理主持的医改座谈会,并做了"公立医院去行政化改革的政策建议"的发言。 本次会议主要讨论公立医院改革,全国共有十位学者专家与会。   阅读全文
IMAGE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获评民间智库第一名
2014-02-14, 周五
      2013年中国智库报告1月22日在沪发布,这是上海社会科学院智库研究中心成立5年来推出的研究成果,也是首次面向中国智库开展的影响力排名研究,从中... 阅读全文
IMAGE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年鉴(2006-2011)发布
2013-12-20, 周五
年鉴首语: 公共政策研究中心(CRCPP)成立至今已历六载。在此六年年鉴发布之际,回顾其蹒跚学步的成长历程,总结其成绩和不足,展望其未来,应该是件有意义的事情。... 阅读全文
IMAGE 《中国“四一三”健康保险理论与方法》出版
2013-12-11, 周三
       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中心(CRCPP)高级研究员熊茂友所著的《中国“四一三”健康保险理论与方法》于近日出版。 此著作为公共政策论丛?专著系列丛书之一,执行主编为CRCPP主任余晖。 专著简介:... 阅读全文

 

       央广网财经北京11月26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印发《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这个《条例》已经在10月29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审议通过。《条例》对党政机关经费管理、国内差旅、因公临时出国(境)、公务接待、公务用车、会议活动、办公用房、资源节约作出全面规范。

其中公车改革方面,《条例》是这么说的:坚持社会化、市场化方向改革公务用车制度,改革公务用车实物配给方式,取消一般公务用车,保留必要的执法执勤、机要通信、应急和特种专业技术用车以及按规定配备的其他车辆,普通公务出行实行社会化提供,适度发放公务交通补贴。不得以车改补贴的名义变相发放福利。

近年来公车消费一直是我国三公消费的重头戏。从1994年中央发布《关于党政机关汽车配备和使用管理的规定》至今,公车改革探索已经走过19个年头,但每年公车消费超过千亿元的势头仍然难以遏止。

在这样数量庞大数量面前,这次公车改革如何能够确保成功?现在方向已经十分明确,最重要的是各地各单位如何落实。而在落实的过程中,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解决好一系列细节问题,包括取消之后的公车如何处置、公务出行如何解决、公务交通补贴如何“适度”发放、继续保留的公车如何使用等等。解决好了这些细节问题,公车改革在各地各单位推行起来就会容易得多。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毛寿龙对此评论。


       十八届三中全会已经开幕,坊间对于即将出台的改革措施有不少传闻。虽然决定是否改、如何改本来是政府的事情,但是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在一个健康社会,民间理应对未来的改革走向发表自己的主见,而不能坐等中央的“顶层设计”。事实上,在经过三十年改革之后,中国 民间社会已经就改革的基本方向达成初步共识。中国改革应向何处去?答案取决于当今改革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当前,中国亟需在经济、政治与法治三个向度上推进 改革,而民间改革共识则分别体现为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与执政权力的法治化。


       市场经济本质上是法治经济,当目前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处于两难局面,法治将发挥什么样的作用?《第一财经日报》专访了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宪法行政法研究室主任周汉华,一窥“法学人眼中的法治市场经济”。


       民营企业目前是中国重要的经济支柱。无论在民营企业的数量占比,还是其对GDP、就业、纳税、发明专利数量的贡献,都超过了国有经济。但是近年来民营企业的生存环境总体上在恶化。过去的十年是中国经济高歌猛进的十年,也是“国进民退”加速的十年。“国进民退”尤其体现在公权力膨胀而不受约束,以及行政垄断日趋严重两方面。部分民企为了求生存,不得不放弃其独立地位,转向依附公权力和国有企业。在公权力日益膨胀和“国进民退”的过程中,特权者占据和把持政府、国有经济和国有银行中的要职,形成强势的“分利集团”。因此,“国进民退”的过程也体现为“特进民退”。这样一种政治经济秩序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诺思所讲的“自然国家”,或者“有限进路秩序”。这种秩序的特点是,自然国家利用政治体制操纵经济体制,创设特权,并分配特权,以此获取特权阶层对政治体制的支持。

在这种特权体制下,民营企业虽然有着一定的生存和发展空间,但是其权益缺乏切实的保障。市场和私人产权均是作为工具被利用,而不是作为基本的制度。从现行宪法看,对公有产权或公共财产的保护要优先于私有产权或私有财产,前者“神圣不可侵犯”,后者如果合法,则“不受侵犯”。而且对私有产权的保护是因为中国还属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可资利用,但是私有产权或者“非公有制经济”是第一不让人放心,因此需要“国家鼓励、支持和引导”其发展,并对之“依法实行监督和管理”。而第二不让放心的是集体经济,最可依赖的是国有经济。因此,宪法规定,国有经济作为“国民经济中的主导力量。国家保障国有经济的巩固和发展”,同时,“国家保护城乡集体经济组织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鼓励、指导和帮助集体经济的发展”。


       举世瞩目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将于11月9日-12日召开,此次会议将“研究全面深化改革重大问题”。处于转型期的中国民众充满憧憬与期待。

其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为此次大会提交的“383”改革方案总报告因其勾勒出一幅详尽的“改革路线图”,引发公众广泛讨论和深刻解读。“383”方案描绘了怎样的改革蓝图?改革过程中的国家与社会、政府与民众的互动关系呈现怎样的格局?央地关系的变迁是否有可能开启“多中心治理”的进程?带着一系列问题,时代周报采访了著名学者吴稼祥先生。


       尽管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所出台的关于深化体制改革的原则在许多方面超出市场预期,但有关金融改革的议题却没有给市场带来多少惊喜。对股市的改革更是着墨不多,只是强调股票发行推进注册制改革,推动多渠道的股权融资等。但中国证监会11月30日公布的《关于进一步推进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部分内容却超出了市场预期。如果《意见》政策得到全部实施,在沪深股市全力推行注册制,笔者认为必将对建立二十多年的中国证券市场产生颠覆性影响。


       【财新网】(记者 任重远)中国在司法审判制度方面可能面临着一个革命性的变化,就是在重申审判独立原则的同时,将它拓展、深入到了法官独立层面。这是自1949年以来从未有过的一个变化。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院长季卫东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季卫东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中,重申了“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检察权”的司法独立原则,并通过对审判组织的改革,将其拓展、深入到法官独立层面,不再只是法院系统不受行政部门、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意义重大。

在季卫东看来,除实行法院系统省级以下人财物统一管理的去地方化举措外,《决定》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改革行政色彩很浓的审判委员会制度,完善主审法官、合议庭的办案责任制。这中间特别强调,要由案件的审理者来进行裁判,裁判者进行负责。

这在一定程度上承认了法官独立原则,也是建立案件审理责任制度的基础。在审判主体不明确的情况下,不清楚谁是案件的最终决定者,也就没法追究他的责任。

那么,司法独立、法官独立之后,又该如何解决对司法腐败的担心呢?季卫东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司法公开来实现。


      三十五年前,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三中全会做出了关于中国改革开放的重大决定,使当时处在迷茫、僵化,甚至荒唐状态的中国,第一次迈向了振兴之路。从1978年以来,中国从低收入国家迈入了现在的中等收入国家之列。2012年,中国人均经济产值已经达到6200美金左右。但处于中等发展新阶段的中国,也面临着若干新挑战,包括收入分配,生态文明,以及改革动力等等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问题。

简言之,中国正在经历现存的生产关系,与高速增长的生产力越来越不相适应的矛盾。在新的发展阶段,十八届三中全会再一次形成了关于中国未来发展的重大决定。对比分析这两次决定,有一些共同点,也发现一些差异,共同点都是在讲关于处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差异是再一次认识到市场在配置资源的重要作用,所以进一步把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上升到决定性的高度。

在这个大的背景下,关心中国医改的人都会去认真思考中央新的三中全会决定对中国医改意义是什么?这里和大家分享几点关于国家医改在新的发展阶段,应不应该以及如何去进行转型升级?希望我们能够一起努力,避免走入几个误区。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医疗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蔡江南认为,公立医院改革更为稳妥的办法是,在保留公有制的前提下,进行公立医院法人治理的改革,将人财物经营管理权下放给医院本身。同时取消相关医院的事业编制,让医院享有充分的用人权和收入分配权。

12月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在《求是》发表的署名文章中了解到,作为新医改的必选项之一,卫计委将持续推进公立医院改革进入深水区。

李斌表示,随着改革的开展,触及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越来越多,难度越来越大。当前,要把县级医院改革作为重点,加快改革步伐,力争用3年的时间全面完成,切实发挥好县域内龙头医院作用。

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医疗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蔡江南表示,包括一线城市在内的大型公立医院改革,才是“进行系统性的改革试点,形成改革政策的叠加效应”的核心重点。


       安倍又赢了。7月22日,日本参议院选结束,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分别活得65和11个席位,赢得大选。安倍成为6年来首次成功的控制两院的日本首相。这意味着他将有更大的空间施展拳脚,但安倍接下来到底会干些什么?

我们听到的消息是,安倍说,他将继续推动“安倍经济学”,而非谋求修宪。这或许能让周边国家的紧张情绪略有平息。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