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CRCPP新闻
IMAGE 《“上帝在中国”源流考--中国典籍中的上帝信仰》出版
2014-07-10, 周四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杨鹏先生新著《“上帝在中国”源流考--中国典籍中的上帝信仰》即将出版。      ... 阅读全文
IMAGE 《“预算法”修改研究》出版
2014-07-07, 周一
      由中国体改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余晖主编的《公共政策论丛》第三辑中的“《<预算法>修改研究》”已由中国财富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        ... 阅读全文
IMAGE CRCPP主任余晖应邀参加刘延东副总理主持的医改座谈会
2014-02-18, 周二
      2014年2月13日下午,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常务理事、公共政策研究部主任余晖(照片右一)应邀参加刘延东副总理主持的医改座谈会,并做了"公立医院去行政化改革的政策建议"的发言。 本次会议主要讨论公立医院改革,全国共有十位学者专家与会。   阅读全文
IMAGE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获评民间智库第一名
2014-02-14, 周五
      2013年中国智库报告1月22日在沪发布,这是上海社会科学院智库研究中心成立5年来推出的研究成果,也是首次面向中国智库开展的影响力排名研究,从中... 阅读全文
IMAGE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年鉴(2006-2011)发布
2013-12-20, 周五
年鉴首语: 公共政策研究中心(CRCPP)成立至今已历六载。在此六年年鉴发布之际,回顾其蹒跚学步的成长历程,总结其成绩和不足,展望其未来,应该是件有意义的事情。... 阅读全文
IMAGE 《中国“四一三”健康保险理论与方法》出版
2013-12-11, 周三
       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中心(CRCPP)高级研究员熊茂友所著的《中国“四一三”健康保险理论与方法》于近日出版。 此著作为公共政策论丛?专著系列丛书之一,执行主编为CRCPP主任余晖。 专著简介:... 阅读全文

 

      12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同业存单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并宣布该《办法》在次日开始实行。所谓的同业存单就是“可转让定期存单”,即在存款没有到期之前,能够自由转让给第三者的定期存款存单。与一般的存款相比,同业存单是由央行允许的银行业存款机构发行,存单到期前不可提款,有资金需求者可将其出售给同业的方式转换成流动性。也就是说,同业存单的推出,不仅在中国货币市场增加了一个新的工具,而且也增加一个反映资金供求关系的融资渠道。

《办法》不仅规定了同业存单的发行主体、投资主体、同业存单的品种等,也要求同业存单的发行利率、发行价格等以市场化方式来确定。其产品具有电子化、标准化、流动性强、透明度高等特点,并要求以上海利率(SHIBOR)为定价基准。可以说,同业存单的发行有利于银行加强负债管理、增强上海利率的基准性、规范诸多银行同业融资业务的灰色地带,降低“类信贷业务”可能产生的金融风险,从而降低中国爆发信贷危机的风险等。所以,一般都认为,央行推出同业存单是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一步,也是央行放开存款利率管制的最为重要一步。

当然,《办法》对许多问题规定的还不够明确,如同业存单发行机制不确定、风险权重不明确、与现有的同业存款差异性不明确。这些不明确,弱化了同业存单发行可能达到的效果,未来须在推进的过程中进一步完善。笔者认为,应从以下几方面进行。


      【中国新闻周刊网12月18日讯(记者 廖娟)】近日,多个跟百姓相关的社会政策引发争议,如渐进式延迟退休,除夕不放假,北京地铁将结束2元票价,天津限制购车不设缓冲期。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毛寿龙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网记者专访时认为,政府整齐划一的政策来干预整个社会的生活,得到的效果并不好,政府有些该管没管好,有些根本不该管应该让个人和单位自己决定。


      (联合早报网专稿)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次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于12月12-13号在北京召开,此次会议的召开表明中国城镇化道路正在转弯,从以前的速度型转向质量型,从“以物为本”的道路转向“以人为本”的道路,应该说这是一次正能量的转弯。

这次中国中央城镇化经济工作会议将有利于推动中国城镇化进程提质,有利于释放内需巨大潜力,同时利于提高劳动生产率、改善生态环境的过程,同时世界经济和生态环境也将从中受益,将中国的城镇化和美国的信息化当作世界经济的两大引擎不为过。

中国的中央城镇化会议,和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套开,既表明了城镇化工作会议重要性,也表明了城镇化这一系统性、复杂性工程,各界达成共识的难度不小,有一点姗姗来迟。但是从会议公报来看,表现出八个亮点:


引言

 

纪霖宗兄设坛,嘱咐我来做第一讲,我很珍惜这个机会。但所涉论题宏大,一时感到无从下手,更兼想到届时必将面对高手,因而准备讲稿之际左思右想,踌躇之下,惶惶然有些茶饭不思。半月来一直在想这件事,深感以此论题,铺展"革命"、"立宪"和"国家理性",而以托克维尔及其《旧制度与大革命》作为切入点,实在是非常具有眼光的选题。有此绸缪,因应之下,便想从远距离、长时段、大历史的角度,紧紧围绕着晚近300年来中国和世界的大致宏观走势来谈,可能较为恰切。同时,不限于此一人一书,毋宁,从此人此书,引申开来,在"现代"和"现代秩序"的诞生这一大背景大变局下,省思"革命、立宪与国家理性",而藉此更作深广阐发。其空虚不免,而大视野庶几自慰也。

置此整体构想,围绕核心命题,大致讲下列五个问题。一是革命,阿伦特意义上的革命,而非一般俗常的骚乱、暴动、造反或者"改朝换代";二是在此情形下,递次嬗变,所导致的国家、社会与政治的复杂纠联,凡此三因素的连环互动,映照并坐实着革命、立宪和国家理性的历史脉动,构成了晚近现代秩序的核心变量;三是顺流而下,由此演绎出的古典政治向现代政治的转型;四是基此流变,骎骎乎而来的现代秩序与双元革命的问题;第五,我想最后谈一下所谓的"文学政治"或者"文人政治"这一"托克维尔话题"。


    【编者按】:改 革是中国2013年的关键词,中共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给出了“全面改革”方案并将付诸于行动,那么这一方案在现实层面该如何去实施?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 战略研究院副院长陶然对此有深入的观察,在为FT中文网2013年度报告所撰写文章中,陶然指出:“改革特别要讲究次序,也就是需要通过找到好的改革突破 口,让上一个改革有利于后面一系列改革的进行。如果改革的突破口选错,反而可能导致更糟糕的结果。具体而言,政府在金融和财政体制改革方面需要特别谨 慎。”

所有人都同意中国需要改革。这个国家正面临着增长失速、环境恶化、腐败日益严重、及社会日益缺乏稳定等诸多问题。低效率投资正不断困扰着中国日益高负债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层终于向世界展示了他们应对这些巨大挑战的严肃态度。在备受瞩目的三中全会上,审议通过了“关于深化改革的决定”,这是一项宏大而雄心勃勃的行动计划。至关重要的一点,是它确保了继续深化经济改革的方向,并要求在资源配置中赋予市场一个“决定性”的作用。

在经历了一年多不确定性之后,我们终于可以看到,政府准备推动全方位的经济改革。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都强调为实现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必须要实现必要的结构性改革。但这种改革是否必须牺牲短期的增长?

我认为并不必然如此,而且也最好不要如此。


      21世纪商业地产论坛2013年年会12月13日开幕,金融界网站进行图文直播。经济学家、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先生做演讲。

以下为文字实录:

刚才听了聂会长和秦虹主任的演讲我收获良多。尽管十八届三中全会有很多新的东西,但是改革的落地要慢慢来,积累一点点微小的东西,最后才能成为大的东西,楼市慢慢稳定,慢慢趋于凉爽。

为什么我们的结论?思考过程是什么样的?


      “医改”,涉及到中国13亿人的切身利益和幸福安康。

然而,当新“医改”已经迈向第五个年头的时候,我们遗憾地发现,中国距离病有所医这个质朴而美好的愿望依然还有太长的路要走。这不仅表现为医疗资源和服务供给能力距离市场需求还有很大的缺口,更重要的是,在有限医疗条件下,城乡之间、大中小城市之间的资源配比结构上的失衡仍然严重。

不患寡而患不均,这在公共服务领域显得尤为鲜明。当多数学者和意见领袖还在为城乡之间巨大的医疗条件差距奔呼的时候,一个容易被忽视的问题是,即使在一座城市内部,医疗资源的配置也重点流向了公立三甲医院,这不仅使得医院与患者之间产生了巨大的供需错位,同时也带来了人为的权力寻租空间。而这样的矛盾将在中国日益加快的城市化进程中不断被放大,并可能影响到一座城市的承载能力和居民幸福指数。

因此,城市的医疗困境同样亟待破解。


      美国股市今年至少有三大惊喜。一是纳斯达克股票指数重上13年前的高位,达4059点;二是“谷歌”股价涨到1000美元的高位;三是社交网站“推特”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首日股价由26美元上冲到44.9美元,涨幅达73%。有分析认为,“推特”上市的成功,不仅意味着美国科技股重回2000年的繁荣时代,也意味着全球新一轮科技创新高潮的到来。

2000年美国纳斯达克股市泡沫破灭之后,该市场沉寂了10年。当时有分析称,要让科技融资兴起热潮,需要新一轮产业革命出现。2007年苹果手机推出,不仅创造了网络技术发展的新模式,而且也改变了人们的思维和经济行为方式。有人预言,移动网络将成为最有前景的行业或产业,无论哪一家企业,只要能够在移动网络产品或其中任一节点做到极致,都可创造出无限商机。可以说,无论是美国的谷歌、“推特”,还是中国腾讯、淘宝等,近些年的快速成长与发展都与智能手机出现所带来的科技创新有关。


      《21世纪》: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生态和党的建设制度等诸多领域的重大改革举措和要求,都会涉及政府改革。您认为,行政体制改革应该如何推进?

徐湘林:我们谈到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时,都会提到大部制改革和服务型政府建设。政府部门逐步向宽职能、少机构,实行职能有机统一的大部门体制方向发展,可以有效地解决机构重叠、职责交叉、政出多门等问题。使政府管理体制和职能从管制走向服务,则有利于增加政府对社会的回应性。行政体制改革除了提高行政效率和提升政府服务意识之外,还有一个方面值得注意,就是建立责任型政府。


      通过开放高端医疗市场,调动全社会力量,会同政府力量一起,把医疗卫生事业做大做强

新医改自2009年推进以来,基本医保制度建设取得了比较显着的进展。与此同时,医疗服务供应体系的改革相对滞后,当前医疗主要矛盾仍然是制度性的供不应求。要解决供不应求问题,必须通过加大市场力量配置医疗资源的作用,进一步解放医疗服务的生产力。

中国目前的医疗问题集中表现在贵、难、险三个方面,根本原因在于制度性供不应求。一方面,医疗服务需求飞速上涨。另一方面,行政干预过度造成医疗服务供应能力严重不足。

后者主要表现在:机构准入未形成优胜劣汰的遴选机制;医务人员固化执业定位,缺失创业、发展激励机制;医疗资源宝塔式集中在公立医疗机构,结构严重扭曲。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