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高全喜

高全喜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高级研究员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院长、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
兼任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外层空间法研究所所长

    摘要:基于对西方法政思想史的考察,可将法律与权威的关系问题总结成三类,即关于权威的政治理论、哲学理论和法学理论,并由此依照政治宪法学方法重构出宪法的三重权威问题:政治理论中的宪法权威问题乃是国家理性问题,它包括权力理论和安全理论;哲学层面的宪法权威问题乃是国家正义问题,其主要表现形式是革命的自然权利和政治正当性意义上的同意问题;法治意义上的宪法权威问题则将政治理论中的国家理性转换为法学范围内的立宪的国家理性,同时寻求将革命性的国家正义的诉求转化为“宪法政治”。中国现行宪法以人民主权的权力构造奠定其国家理性意义上的权威,以人民的正当性和革命的历史正义奠定其国家正义意义上的权威,未来当寻求宪法权威的法律拟制,以最终成就一种立宪的国家理性和法治意义上的“宪法政治”。

关键词:宪法; 权威; 国家理性; 政治正当性; 宪法政治


一、民族主义思潮的发生学

 

民族在人类历史上早已存在了数千年,但民族主义却只是近代(尤其是近两三百年)以来在西方形成的思想理论。何谓民族认同?初步来看,民族认同首先是一种民族情感,这种民族情感源于一定的民族文化。按照对民族的一般定义,构成一个民族的基本要素是种族、地域、人口等,因此基于这样一个基本的民族共同体中的情感维系和文化认同,可以说是一般意义上的民族认同。这种民族认同自各个民族形成之日起就存在着,往往是心理的、情感的、文化的、宗教的、血缘的,等等。不过,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这种意义上的民族认同还不是民族主义。民族主义意味着现代性意义上的民族认同,与近现代四百多年世界历史演进的大趋势有着表里关系。


      南都评论记者李靖云 实习生李宇轩 张旭

编者按:2012年是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颁布实行30周年,也是中国第一部共和宪法《中华民国临时约法》颁布一百年。这一百年对于中国而言是追求民主与法治的一百年,通过宪法确立民主与法治的根本基石,在宪法的基础上实现共和政治机制,展开政治生活。在结束“文化大革命”的荒诞之后,中国政府和人民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制定宪法,从国家主席抱着宪法含恨而终,到三十年前广泛讨论重订宪法,中国三十年的迅速发展变化已经说明这一选择的正确。自1982年之后,宪法经历过四次修订,走向宪政之治的方向是清晰的、一贯的。如今这条道路已经走了三十年,所谓三十而立,审视过去的道路,明确未来的方向。为此南都特地推出82宪法三十周年系列专访。

所谓宪法就是所有法律的母法,现代法治的基本着力点在于宪法的母法发挥作用。宪法象征着一个国家的政治法统,国权与民权的根本维系。从世界各国的现代化进程来看,能否形成良好的法治秩序,保持法统的连续和权威往往是一国成为法治强国的基本所在。中国近代一百年来追求法治道路几经坎坷,法统本身多次被打断,但是寻求良好法治秩序的梦想一直没有断。那么这一进程究竟是怎么展开的。南都专访了北京航天航空大学法学院高全喜教授,他的新著《现代中国的法治之路》,对这一问题做了系统的探讨。


      所谓通识教育,始自19世纪。当时不少欧美学者有感于现代大学的学术分科太过专门、知识被严重割裂,于是创造出通识教育。通识教育目的是培养学生的思考力、判断力和人文关怀,且能将不同的知识融会贯通。按照美国高校的设计,通识课程包括英文写作、核心课程、自由任选、主修专业课程、自由选修课程和想像力。

中国如今的高等教育显然遇到了欧美等发达国家曾经的难题。专业太细、学生思考力和人文情怀欠缺,乃至培养不出大师,成为上下心病。

高全喜,北京航天航空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高研院)院长,哲学博士,长期从事法学和政治哲学的研究,近年来在中国法治改革、政府改革和行政管理体制改革领域多有著述,不断发声。

2010年,在校方的大力倡导下,高全喜在北航高研院下创办了“知行文科试验班”,实行特事特办的机制安排,组建了一支通识教育的教学与研究团队,设计了一套课程体系,恢复了传统的小班教育模式,在试验班范围内组建了一个师生学术共同体。改革两年来,已喜见学生思考力和判断力大增。

从全国的情况看,北航的模式只是其中之一,其他高校的通识教育正“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的高校推行全校一年级新生都要学习100多门课的模式,有的高校推行实验班加通选课的模式,还有的高校推行全校通选课的模式。不过,通识教育这种改良试验看来路阻且长。

在既定的宏观教育体制不变的情况下,通识教育带给现有大学教育的改观似乎有限,高全喜将之归因于教育资源行政垄断下的“竞争性缺乏”,阻碍了符合教育规律的教育改良措施的出现;也有的出于政绩观下的通识教育会面目全非,最终导致通识教育“名声被败坏”;当然,也会出现借着通识教育捞取个人好处的事情。

那么,通识教育如何能够更好地走下去?


      第三十届奥运会目前正在伦敦举行,可是据调查,英国民众认为2012年最重要的事是伊丽莎白女王登基六十周年。自从1688年光荣革命奠定英国君主立宪制以来,英国的王室和贵族在现代社会的转型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为何如此受民众的爱戴和尊崇?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高全喜教授指出:英国的国王、贵族并非站在人民的对立面,他们恰恰是在英国现代民主制下,承载着人们对文明、秩序、传统的寄托。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