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余晖

余晖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主任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统战部党外知识分子建言献策小组(医卫组)成员
国务院行政审批改革领导小组专家咨询组成员(2002年4月-2004年10月)
国家发改委(中国价格协会)政府价格工作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咨询专家

内容简介

 《管制与自律》是公共政策论丛·学者自选集之一。管制,又称规制或监管,是政府行政机构依法律授权对微观行为主体有违其他微观主体或公共利益之行为的预防和直接干预,它有别于政府行政机构的宏观调控政策和直接参与管理社会经济活动的行为。作为管制经济学在国内的最先推介者之一,作者在《管制与自律》中对政府管制在经济社会治理结构中的角色进行了理论的分析,并对政府管制制度的本土化过程、效果和障碍进行了全面的梳理。同时,作者通过政府管制在国内药品、电信、彩票、建筑以及公共基础设施等经济领域的具体实施进行了实证性的研究,并提出了健全政府管制制度的宪政要求。市场微观主体的自律行为亦为经济社会治理结构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很大程度上与政府管制存在着合作、补充、竞争和替代的关系。作者无疑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并对行业协会这一国内外历史悠久并广泛存在的自律组织进行了理论的分析和实证的研究,在此基础上对国内健全这一社会自治机制提出了政策性的建议。联系到国内普遍存在的行业垄断和反竞争行为,以及在生产、药品、食品、环境等领域频繁发生的公共安全事件,相信读者在阅读《管制与自律》的过程中能得到颇多的收益和启发。


内容简介 

 《公共政策研究报告集2》所集选的文章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2007—2008年度所承担的各项研究课题的最终报告,其选题跨越法治建设、政府行政体制和事业单位改革、城市管理和行业管理、收入分配以及环境政策等问题,这些选题都是近年来社会各界和政府决策层高度关注的全局性或局部性公共政策话题,而环境中的气候变化问题甚至具有全球性公共政策的意义。


内容简介

《公共政策研究报告集1》所集选的文章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20062007年度所承担的研究课题的最终报告。《公共政策研究报告集1》与其他公共政策出版物的不同在于,它既非面面俱到的年度公共政策总结,也非某一公共政策专题的年度回顾,而是就一段时期内公共政策的焦点话题所进行的深度实证和前瞻性研究。这些研究有的来自本部自立的课题,也有的来自相关组织委托的课题;有的已经产生了一定的政策效果,也有的则可能在今后的某一时期将进入政府决策层的视野。


内容简介

改革开放三十五年来,政府和市场的规模几乎是互相拥抱着毫无节制地空前扩大,而社会及其组织形态虽然在量上也有长足的增加,但其外部发展环境及功能的发挥,却远落后于前两者。本书中的研究报告,即与中国社会组织及公民社会的发展和制度建设有关。这些研究报告从理论和实证的角度,对中国社会组织的发展过程、存在的问题及其发展方向进行了全面的研究;并对某些特定的社会组织形态如商业会员组织、商业住宅小区业主自治机构等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同时,也从深化制度改革的角度,对未来中国社会组织快速健康的发展提出了有价值的政策建议。


内容简介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中心)不但积极参与了医改方案公布前期的政策研究和讨论,并提出了非常具体而系统的政策建议。在医改政策的执行阶段,又对医改进程开展了持续的跟踪、观察以及效果评估。这些工作都体现在这厚厚两本书里。在上述过程中,我们被媒体或“政府主导派”冠之于“市场派”。其实我们所谓的“市场派”的主要观点不过如此简单:第一、逐步建立健全一体化统筹管理的社会医疗保险体制,并由其“集体”或“打包”购买医药卫生服务;第二,管办分开,即医药卫生行业的监管机构与提供医药卫生服务的机构(不论是公立的还是民营的)不应有资产方面的权属关系,两者之间应该是行业内的监管和被监管的关系;第三,“政事分开”,即将公立医疗卫生机构与政府部门分开,让公立医疗卫生机构成为独立的事业单位法人。政府相关部门或可派人加入该事业法人的理事会或董事会,参与决策。我们感到欣慰的是,以上第一点已经在逐步成为现实,尽管各类医保(经办)机构在向以公立医疗服务机构为主体的医药服务提供主体购买服务时,其讨价还价的能力尚且不足。而后两点,却正好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所强调的在文教卫生等事业单位去行政化改革的主要内容。


     【《财经》综合报道】5月19日,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余晖在出租车行业管制主题研讨会上表示,黑车是数量管制和特许经营权的产物。因为黑车就是因为这两个管制制度造成的产物,有市场需求,肯定会有人提供这么一个市场的需求。

我们的出租车市场都有所谓的数量管制,比如北京市有67000辆左右的出租车,这个数字是在1993年左右确定的数量,转眼过去了20年,这个数量一直没有变化过。另外一个制度,跟它相配合的制度就是特许经营权制度。这么有限的出租车的数量,要特许给若干个公司经营出租车的数量,所以叫特许经营权。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两个制度,造成了黑车市场,为什么有黑车市场?因为很明显,北京市20年以来,城市化在逐步的扩大,流动人口逐步的增加,在1993年左右的时候,北京市常住人口可能就是七八百万,但是现在北京市的常住人口已经两千万左右,还按照原来的所确定的出租车数量来发牌照,而且特许经营给某些相对垄断的公司来经营,这个市场怎么不会出现供需不平衡的现象?怎么能够不出现黑车的现象?因为黑车就是因为这两个管制制度造成的产物,有市场需求,肯定会有人提供这么一个市场的需求。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