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防腐新切入口:中央轮训两千县委书记

作者  经济观察报

中国的基层政府官员正在经历一场规模庞大的“头脑风暴”。

经济观察报获悉,继1月15日对200余名县委书记的首期培训结束后,按照计划,到2017年底,中央将对全国2853个县(市、区、旗)委书记轮训一遍。本次针对县委书记的培训是在中央党校,首期培训期是两个月。


行政专家表示,中央如此重视县委书记,在很大程度上与目前县委书记贪腐案件高发频发有关。最近几年,全国每年都有2000多名处级官员因贪腐落马,其中现任和曾任县委书记者占比最大,而且此种现象呈上升趋势。

以山西、河南为例,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14年,山西就有18名在职的县委书记或曾经担任县委书记的官员被撤职被查处,河南是22名。这些因贪腐落马的县委书记涉案金额动辄数千万元,有的甚至达到数亿元,并存在买官卖官现象。

江西省委党校比较政治研究中心主任冯志峰认为,县委书记是地方“一把手”,拥有决策权、用人权和监督权,规范县委书记的关键是要对相关制度进行继续规范和完善,明确县委和县委书记权力清单,厘清包括县委常委会、全委会、纪委、县委书记在内的相应职权,公开县委书记权力运行流程图和运行规则。

山西省一名不具名的官员告诉经济观察报,目前山西省委、省政府等方面已经形成一致意见,下一步将把选好、用好、管好县委书记,作为整治山西官员腐败、净化山西政治生态的切入点和突破口。

县委书记“病”

按照现行的官员职级划分,县委书记通常是正处级别,但在海南、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等地是实行省直辖县的体制,有的县委书记可能是副厅级。总体而言,县委书记的级别并不算高。

但曾针对县委书记的腐败问题做过深入调查的冯志峰认为,在县级党政机构中,县委书记位高权重,直接或间接拥有巨大“话语权”、“决策权”,权力没有得到有效制约,县委书记腐败案件不仅数量在增加,而且涉及面在扩大,金额在增多,“技术”在增强。

中央巡视组2014年公布的巡视结果显示,在河南、山西、山东、广西、黑龙江等地,均存在严重的买官卖官、跑官要官等问题,而根据这些省份巡视组进一步的调查结果,县委书记在买官卖官等腐败问题中的占比很大。

山西省吕梁市是中央重点整顿的贪腐重灾区。去年12月,吕梁先后有10多名处级以上的官员涉嫌违纪违法,其中吕梁市政协原副主席刘广龙、吕梁市原政法委书记李良森等,就都曾担任过县委书记。山西省纪委在调查中发现,刘广龙、李良森等,在任职县委书记期间,都存在买官卖官问题。

刘广龙是在2013年3月底当选吕梁市政协副主席,此前任职中阳县委书记。上述山西省官员介绍,刘广龙在担任中阳县委“一把手”期间,不仅对科级、副处级职位进行“私下交易”,还“出售”事业单位编制指标,其中一个事业单位的编制指标就高达20万。

今年1月24日,中组部通报多起违规用人腐败案件,其中就包括“山西省中阳县委超职数配备干部案”。通报称,2013年2月21日,在中阳县公安局已超配1名副局长和1名副政委的情况下,中阳县委常委会又通过了对县公安局王某某等6人的任职决定。吕梁市一名官员告诉经济观察报,刘广龙在落马之前,曾因操纵“超配干部”事件,被山西省纪委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李良森牵涉的买官卖官事件发生在2009年,当年秋季吕梁市官方举行“13市县区公推县长人选”,他曾公开支持一名候选者,让其给吕梁市委常委们“一个一百万”地“砸”。在其期间,李良森还由孝义市委书记升至吕梁市委秘书长。

据悉,在去年山西被撤职、被查处的18名在职县委书记或曾任县委书记的官员中,也存在一些“买官卖官”现象,导致不少涉案官员落马。

反腐新入口

县委书记缘何会成为腐败的高发区?冯志峰等专家认为,主要是在现行体制下,县委书记的“集权程度”过高,不仅干部的提拔任用,就连重大工程的决策,基本都是由县委书记的“个人意志”来决定。

前述山西省官员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在近些年山西被查处的县委书记中,涉及买官卖官的问题,主要是县委书记违反程序规定“批发”官帽,或者频繁动用干部,打政策的“擦边球”。冯志峰在调查中就发现,长治县原县委书记王虎林离任前不到两个月内,集中“批发”432顶官帽,提拔正副科级干部278人;山西翼城县原县委书记武保安,在职期间,仅仅8个月就卖出28顶“官帽”。

按照相关政策规定,在县委方面对干部选拔、提拔的过程中,需要经过组织部门考察,以及县级人大常委会、书记碰头会等“重重关卡”,县委书记在名义上也要受到各种形式的监督,但实际的情况往往是,提拔干部都是由县委书记说了算,县一级的组织部门、县级人大常委会几乎成了摆设。

对于本次中央对县委书记的培训,冯志锋认为,这体现了中央对县委书记工作的重视,结合习近平在培训班学员座谈会上的发言,明确县委书记要严格要求自己,“说明下面是有问题的,中央对现实情况也是掌握的。”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规范县委书记权力关键还是要尽快对相关制度进行继续规范和完善,并切实发挥各方面的监督力量。冯志峰主张,要实现县委书记权力高效运行与有效制约的平衡,必须厘清决策权、执行权和监督权,使其分别由党代会、常委会和纪委会掌握,推进县一级权力架构的相对平衡。

前述山西省官员也表示,除了要加强上级和社会对县委书记权力的有效监督。还要围绕用人、用权等重点腐败领域环节,重点监控县委书记在对重要干部任免、重要工程项目安排、重大资金使用等工作中的越权越轨、违规违法行为。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降蕴彰

阅读 1045 次数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