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孩子多不一定有未来,孩子少一定没未来 “计生红旗县”先老了

作者  南方周末

编者按:比全国提前十年实行计划生育,比全国提前二十年进入老龄化——江苏如东,104万人口的县,近3060岁以上老人正在寻找“寄托”之所,年轻人出走、生源锐减、劳动力短缺、城镇萧条等系统性问题已经暴露。一面是作为基本国策的计划生育,一面是“老有所养”的人伦理念,这让如东成为未来中国的一个特殊的观察窗口。


 

年轻人越来越少,10年间,全县中小学总数减少了一半。

综观全球,还没有发现一个发达国家很好地解决了人口严重老化及由此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

比全国提前十年实行计划生育,比全国提前二十年进入老龄化——江苏如东,104万人口的县,近30万60岁以上老人正在寻找“寄托”之所,年轻人出走、生源锐减、劳动力短缺、城镇萧条等系统性问题已经暴露。一面是作为基本国策的计划生育,一面是“老有所养”的人伦理念,这让如东成为未来中国的一个特殊的观察窗口。

江苏省如东县栟茶镇30岁的林俊,平时喜欢到县城看看电影,多年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前不久,他偶尔到邻近的如皋市看了几场电影,散场后却发现了差异:如皋的观众绝大多数都比他年轻,而如东的观众绝大多数都比他年长;如皋城区到了晚上十一二点还非常热闹,如东的夜生活则相对冷清很多。

这是新华社记者描述中的如东。这篇引起当地人热烈讨论的报道,题目是《如东,一个正在老去的县城》。

在这座“提前衰老”的城市,近30万60岁以上的老人在为自己寻找“将来”,而这里全部的人口也不过104万。按照官方统计数据,如东县比全国人口开始进入老年型社会的时间提前了20年。这意味着,这里的人们也在为20年后的中国试探未来。

30年少生50万

将“提前衰老”的如东想象成遍地“银发”似乎并不切合实际。县城里有一处最大的夜市,晚上聚在这里吃海鲜和烧烤的年轻人并不多,更别说见到老人。很多店铺门庭冷落,老板闲坐着发呆。街上的人力三轮车夫大部分是上了年纪的人,裤脚夹着,用力蹬,一趟活跑几公里,收入不过四五元。老人们一般不爱出门,本地的年轻人也少,外地务工人员更少,街面上不见人潮川流不息的繁华,这才是现实。田间地头的劳动者大多是60岁以上的老人,这无可辩驳。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人口学教授陈友华说,老龄化属于人口年龄结构变动的范畴,而导致区域人口年龄结构变动的因素只有三个:出生、死亡与迁移。

按照当地官方保守统计,三十多年来,如东全县少生近50万人,而另一方面,3年前,如东成为全国第21个“中国长寿之乡”。低出生率、人均预期寿命延长在如东“会师”,这让这座当年的“计划生育红旗县”更早更强烈地感受到老龄化的压力。

陈友华就是如东人。在他看来,在导致如东老龄化问题如此严重的诸多因素中,计划生育所占的比重将近40%到50%。他说,如东的计划生育,比全国要提早十年,“全国的计划生育是1970年代初开始的,1980年开始实行独生子女政策。而如东计划生育开始于1960年代初,1970年代就走上正轨,实现了低生育水平,1980年代就走上严格的计划生育道路。”

如东这样的案例是中国过去30年的缩影。陈友华说,中国的人口老龄化与计划生育是因果关系,“老年人口比例等于老年人口数量除上总人口数量。虽然现在的老年人都是在计划生育以前出生的,对总分子没有影响,人口控制越严,出生人数就越少,分母因计划生育缩小了,从而整个分式的值增大了。计划生育会促使人口老龄化进一步加速。”

年轻人越来越少

在陈友华的理解中,导致如东老龄化提前的因素除了计划生育外,教育因素占30%,经济发展因素占20%。随着时代变化,这个比例也在变化。“现在如东人口老龄化的主要因素首先是教育好导致的大量青年人的外流,社会经济发展所导致的死亡率的下降可能居第二位,计划生育已经排到第三位了。”陈友华说。

陈友华自己就是考上大学离开了如东。参加高考的大多是十七八岁的青年,“分母减小,老年人分子却没减,人口老龄化就更加严重了。”

潘金环原是如东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退休后一直关注当地人口老龄化进程,做过很多调研。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十年,被高等学校录取的59355名学子,有40000多名优秀人才在县外就业生活。”

至于经济发展,陈友华说:“发展是最好的避孕药,人们的思想观念改变了,少生优生成为人们的自觉行动,也会对构成老年人口比例的分母的总人口形成抑制作用,导致人口老龄化。”

早在1993年,陈友华就私下提醒如东计生委的工作人员,从区域发展来看,教育与计划生育两个方面的先进典型会给如东带来负面影响。他建议计生部门的领导要适度放松对生育的管制,而不是如此严格地执行生育政策,但没人理他。

回乡的年轻人越少,再下一代的年轻人就更少。如东县教育局副局长于建华说,如东“不得不进行布局调整,学校合并,从2000到2010年十年间,全县中小学总数减少了一半”。

潘金环不止一次向政府建言,要调整教育结构,“除了保持原有的普通教育,更要发展本地职业教育,培养产业技术人才,让年轻人留在本地就业,既能促进地方招商引资环境改善,也能缓解地方人口老龄化步伐。”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今年9月11日,在江苏省推进民生幸福工程会议上,省委书记罗志军说:“传统家庭观念、老年人口基数大的现实情况,决定了以社区为依托的居家养老必然是主要养老方式。”

陈友华说,现在养老的最大问题不是“9073”式养老服务的提供,问题在资源短缺或者说养老的钱从哪儿来。

陈友华说,在这个世界上,老年人代表过去,中年人代表现在,孩子代表未来。孩子多不一定有未来,孩子少一定没有未来。如果政策允许,大家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人口可持续发展是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与前提,其他的发展都建立在人口可持续的基础之上。因此,如东人一定要把政策允许的孩子生下来。在现代社会,孩子不仅仅是私人物品,更具有公共产品的性质。孩子的养育成本很高,这些成本全由个人承担,会极大抑制百姓的生育行为,从而危及国家的生存与发展,要建立一个生养的成本补偿机制。否则,生育政策调整就会变成“空调”。

如今,这个当年最活跃的计生红旗县,却也更早更强烈地感受到人口老龄化的压力,官方文件这样说:“由此将引发的劳动力短缺、婚姻挤压、生源、兵源等问题,也使未来我县人口问题变得更为错综复杂。”

陈友华说,人口老龄化发展到一定程度,反过来会对生产力进一步发展与科技创新产生诸多不利的影响,进而给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带来不利影响。

老龄化问题显然不是一个仅仅依靠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就能解决的问题。陈友华在一篇文章中说,世界上发达国家并没有很好地解决人口老龄化与老年人口问题,甚至比发展中国家面临更为严峻的人口老龄化与老年人口问题的挑战,“综观全球,我们还没有发现一个发达国家很好地解决了人口严重老化及由此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相反,他们正逐步陷入人口老龄化与老年人口问题的泥潭而不能自拔。”

而在另一方面,人口严重老化将使得经济增长与科技进步严重受阻,这已经成为一个共识。陈友华说,研究已经表明,人口严重老化会阻碍经济增长,科技创新能力也会因此而衰竭。目前,世界上很难找到一个在人口严重老化情况下实现经济持续快速增长与依然保持较强科技创新能力的国家,“中国凭什么会是一个例外?”

南方周末记者 刘炎迅 南方周末实习生 俞琴 李骁晋

阅读 629 次数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