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余晖:黑车是数量管制和特许经营权产物

作者 

     【《财经》综合报道】5月19日,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余晖在出租车行业管制主题研讨会上表示,黑车是数量管制和特许经营权的产物。因为黑车就是因为这两个管制制度造成的产物,有市场需求,肯定会有人提供这么一个市场的需求。

我们的出租车市场都有所谓的数量管制,比如北京市有67000辆左右的出租车,这个数字是在1993年左右确定的数量,转眼过去了20年,这个数量一直没有变化过。另外一个制度,跟它相配合的制度就是特许经营权制度。这么有限的出租车的数量,要特许给若干个公司经营出租车的数量,所以叫特许经营权。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两个制度,造成了黑车市场,为什么有黑车市场?因为很明显,北京市20年以来,城市化在逐步的扩大,流动人口逐步的增加,在1993年左右的时候,北京市常住人口可能就是七八百万,但是现在北京市的常住人口已经两千万左右,还按照原来的所确定的出租车数量来发牌照,而且特许经营给某些相对垄断的公司来经营,这个市场怎么不会出现供需不平衡的现象?怎么能够不出现黑车的现象?因为黑车就是因为这两个管制制度造成的产物,有市场需求,肯定会有人提供这么一个市场的需求。


嘉宾发言实录:

余晖:谢谢《财经》,谢谢传知行邀请我来参加这么一个会议。这段时间也接受了不数的采访,也参加了一些会,总觉得说得再多也没有用。因为《财经》杂志也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杂志,包括传知行,当然也是我喜欢的一个机构,所以我还是来再说一些废话,但愿能够上达到所有的“天厅”能听一听,虽然我自己还是悲观的。

咱们就从黑车开始谈起,之前我想更正一下个人的介绍,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前面这个是对的,长策智库联合创始人这个,我从去年年底已经退出长策智库了,所以媒体引用身份的时候不要引用这个,可以加上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原来“长策智库总裁”这个职务我已经辞去了。

我谈的第一个观点,黑车是数量管制和特许经营权的产物,咱们都知道我们的出租车市场都有所谓的数量管制,比如说北京市,这么大的一个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要为这个地方定一个数量,有多少出租车能够在北京这个地盘上跑,必须要定下来,这叫数量的管制。北京市有67000辆左右的出租车,这个数字是在1993年左右确定的数量,转眼过去了20年,这个数量一直没有变化过。因为有了这个数量的管制,另外一个制度,跟它相配合的制度就是特许经营权制度。这么有限的出租车的数量,要特许给若干个公司经营出租车的数量,所以叫特许经营权。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两个制度,造成了黑车市场,为什么有黑车市场?因为很明显,北京市20年以来,城市化在逐步的扩大,流动人口逐步的增加,我记得当时在1993年左右的时候,北京市人口可能就是七八百万的感觉,就是常住人口,你们可以再查一查。但是现在北京市的常住人口已经两千万左右的,甚至要超过了,所以还按照原来的所确定的出租车数量来发牌照,而且特许经营给某些相对垄断的公司来经营,这个市场怎么不会出现供需不平衡的现象?怎么能够不出现黑车的现象?因为黑车就是因为这两个管制制度造成的产物,有市场需求,肯定会有人提供这么一个市场的需求,提供者是谁呢?就是所谓的黑车。我们不把这个黑车叫黑车,我和王克勤老师都愿意称为“便利车”,是为了消费者提供便利出行的工具,尤其是在城乡结合部的地方,每个人都有这种经验,这是我想说的第一点,黑车是不当的管制的产物。

第二,我们应该为出租车进行正名,应该让它变成一个所谓合法的车辆,合法经营出租车的主体。刚才晨立也提到了黑车打而不绝,另外是弥补财政的功效,这个我以前没有涉猎过,我相信肯定是存在的。因为黑车的存在,正好证明了上述管制政策的失败,应该为黑车正名,使黑车变为合法的车辆。从未来改革的方向来看,怎么能够让黑车变成合法经营的运营主体呢?我觉得有两种思路,一种是逐步的放开,使现在所谓的黑车,通过政府增加投放量,能够使它变成合法运营的车辆。还有一条道路,就是一夜之间全部放开,允许任何符合准入条件的个体经营者来运营出租车。相关的论证传知行研究所已经做过非常好的认证了,2003年的时候都做过,包括王军老师写的国外的经验,已经证明了这个市场就是适合于个体经营的市场,根本不需要数量管制的市场。包括东京,这是更明显的例子,我就不多说了。

所以我觉得未来不应该再有“黑车”这么一个说法,只要有一般的允许,这行业怎么能够是特许经营的行业呢?这是非常可笑的概念在我看来,其实就是一般许可的产业,因为开出租车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除了出租车司机有这个技能,这是没有问题的。第二,他的身体应该是健康的。第三,他对这个城市相当的熟悉,这就可以开了,为什么是一个特许经营的概念?所有由特许经营变成一般的许可,是未来黑车变成合法经营车辆的一个方向。

再讲一讲北京市的改革,这次改革的背景是因为出现了打车难的问题,为什么出现打车难的问题,刚才已经分析到了,就是严格的数量管制和特许经营权的存在造成的打车难的问题。病根在这个地方,很简单,处方就应该是扩大出租车的准入的数量,瓦解数量管制,让更多的出租车能够经营,公司也可以进入这个行业,但是要重新建构和出租车司机的关系,在国外也有这个问题。如果说咱们要把这个矛盾有意的回避了,走一个迂回的道路,比如先涨价,通过涨价来鼓励司机多多上路,不要拒载,这个短期内会不会有效果?很多出租车司机也表示怀疑,我自己也表示怀疑。2006年涨一次价格到现在,这个问题也一直存在,而且打车难的问题更加的严重,如果在数量不松动的情况下,这个行业只通过涨价格来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是不可能的。

所以第一步,首先要把车份钱降下来,首先考虑车份钱的问题,降低车份钱,降低出租车司机的运营成本,降低他们行车的时间,降低他们的劳动强度,如果这还不见效的话,可以考虑适当的增加一些价格,但是我觉得这都是从公共政策的程序来看,如果一步到位取消数量管制,这也是不现实的,但是可以给一个实验期,如果还不够的话就只好是放开数量,让愿意进入这个行业的个体司机都能够在这个行业自由的进入,我就先说这么多,谢谢大家。

阅读 992 次数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