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刘卫卫:全球非执政共产党的现状及发展趋势

作者  刘卫卫

苏东剧变至今已逾20年,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并没有像剧变之初很多资产阶级右翼人士所预言的那样从此销声匿迹,相反,各国共产党直面现实困境,毫不动摇地坚持社会主义的理想信念,在经历了危机、分裂、重组和更新的艰难阶段后努力生存了下来,并继续高扬着民主、和平、社会主义的旗帜,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谋求新的发展。


 

一、全球非执政共产党的基本现状

 

目前,世界上100多个资本主义国家中约有127个政党仍然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和保持着共产党的名称,党员总数约有700多万,其中党员人数过万的共产党组织有30个。但是由于历史和现实等各方面的原因,总体看来,非执政共产党目前的生存和发展仍较为困难。这主要表现在以下三点。

1.发展中国家共产党继续在困难中探索。发展中国家的共产党受苏东剧变的冲击比发达国家要小,从实践看,绝大多数共产党并未因此瓦解。有些国家的共产党通过政策和策略的调整,逐步摆脱了剧变之初的低迷状态,在党员人数和影响力方面甚至还取得了不小的发展,如巴西共产党。苏东剧变后,经历了严重分裂后重建的巴西共产党,党员人数由1990年的9万发展到今天的30多万,在全国27个州的1703个市建立了基层组织。同时巴西共产党在政治舞台上也相当活跃,在国内同劳工党结成竞选联盟,自2003年以来已经连续三次赢得了大选的胜利;此外,还有一些共产党也取得了相当可观的成绩,甚至一度取得执政地位,如印共(马)这一资本主义国家中人数最多的共产党,目前拥有104万党员,是苏东剧变前党员人数(40万)的2.5倍,拥有6200多万群众组织成员,在议会中占有16个席位,并在西孟加拉邦、喀拉拉邦和特里普拉邦长期执政。但整体看来,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还处于低潮的大气候影响之下,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共产党还处于停滞状态,他们或因力量弱小,或因观念保守,缺乏走上政治前台的实力、途径和方法,仍未摆脱困境。

2.转型国家共产党力量衰退,发展也都相当困难。在顶住了苏东剧变带来的毁灭性打击后,原苏东地区许多国家的共产党组织进行了重建,目前约有30个。大多数共产党组织已渡过为生存而斗争的阶段,有的党员人数还略有增长。但是近年来,由于国内经济形势逐渐好转、政治气候严峻及党内分裂等原因,该地区很多共产党组织的人数不断减少,影响力逐年下降,甚至面临深刻危机。例如,俄罗斯共产党。随着普京上台以来一系列政治、法律措施的出台,在经历了自1993年至2002年近十年的发展、壮大时期之后,俄共的生存空间再次受到很大挤压,再加上俄共内部在党的变革问题上分歧严重,以至于2004年在俄共十大期间发生了严重的组织分裂。俄共人数由2003年初的50万锐减至18.8万,减少了3/5以上,基层组织也由分裂前的17500多个减少到15842个,在国家杜马选举中的得票率和所获席位与辉煌时期相比,也是望尘莫及。发展同样面临困难的还有原东欧地区的共产党:有些国家共产党已经不复存在,如波兰、罗马尼亚及南斯拉夫解体后独立出来的巴尔干诸国;有些纷纷改旗易帜,已经社会民主党化;有些从原来的党组织中分离出来的党员,虽然克服重重困难重建了共产党组织,但是名称各异、缺乏应有的统一,甚至互不买账,实力已大不如前。其中,该地区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摩尔多瓦共产党人党。近年来摩共力量复兴的势头逐渐显现,现为摩尔多瓦国内议会第一大党,在101名议员组成的议会中占有56个议席,并一度在2001年和2005年的议会选举中两次获胜,连续成为执政党。

3.发达国家共产党的力量普遍下降,正在走向边缘化。受苏东剧变的影响,这些国家的共产党都经受了较为严重的挫折,思想混乱,组织分裂,党员人数大幅下降。虽然经过一系列的艰难曲折,目前多数共产党已经走出了动荡期,稳住了阵脚,但是力量和影响力都普遍下降。可以说,目前大部分发达国家的共产党都无法进入议会,与所在国政治中心的距离愈益拉大,沦为二流或三流政党,在本国政治格局中面临着被边缘化的危险。如法国共产党,其党员人数从1996年“二十九大”时的27万锐减到目前的约13万,在议会选举中的选票数量也不断下降,得票率由2002年的3.4%下降到2007年的1.4%,在2012年的大选中得票率被绿党联盟超过,在议会中的议席还不足10席,失去了组成议会党团的资格。又如,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中党员人数最多的日本共产党,党员人数从1989年的近50万下降至目前的30多万,作为参政党其议席数也在逐年减少,党的机关报《赤旗报》的发行量也锐减。面临着相似命运的还有曾在本国的政治生活中发挥过重要作用的美国共产党、西班牙共产党、意大利共产党等。

 

二、困境中的艰难探索

 

“要明确地懂得理论,最好的道路就是从本身的错误中、从痛苦的经验中学习。”这就意味着全世界共产党人应站在新的历史基点上,解放思想,以新的目光审视和探索走向社会主义的道路问题。苏东剧变后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在对已经变化了的实际进行分析的基础上,各国共产党认真总结历史,反思过去,普遍调整了理论、策略,以适应新形势,谋求更好的生存和发展。主要表现在:

一方面,是对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探索。包括:总结20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经验和教训,特别是对苏联社会主义模式进行科学地、实事求是地评价;分析当代资本主义的新变化和新特征,对资本主义发展阶段作出科学准确的定位;分析社会阶级结构的新变化,制定新的阶级联盟政策;探讨走向社会主义的途径和发展进程,制定党在新世纪的目标、任务和策略;将马克思主义与本国实际相结合,提出未来社会主义的构想和基本纲领;分析国际条件和政治力量的新变化,制定党的有效国际联合政策等。

另一方面,共产党自身也正处在重大而深刻的变革之中。表现为:从过去依赖苏共的理论和政策到独立自主地制定党的理论和政策;从教条式地对待马克思主义到强调创造性地运用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从主张一元社会主义模式到主动探索多元社会主义模式;从主张暴力革命到主张和平民主的过渡途径;由传统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政党转向建设工人阶级和全体劳动者的现代群众性政党;从普遍实行民主集中制转变为强调民主运行机制;从传统封闭的活动方式转变为现代开放的方式;由过去注重制度性要求的政策转向贴近民众利益的灵活务实的政策等。

同时也需要指出的是,由于面临着错综复杂的实际,各国共产党在调整变革的过程中,在发展的具体目标、步骤、战略方法等各方面也呈现出了较大的差异性。例如,在党的建设原则方面,发展中国家的共产党由于大都背负着封建主义或半封建主义的历史包袱,他们普遍过于强调集中制,因而大多未能建立起真正的党内民主机制;而发达国家的共产党由于生存在资产阶级民主相对发达的社会政治环境之中,深受资产阶级民主制的影响,有的过于强调民主,不实行集中,党的基层组织变成了俱乐部式的松散组织,如美国共产党、加拿大共产党。

 

三、希望与艰险交织的未来前景

 

为了生存与发展,根据已经变化了的世情、国情、党情,进行理论的革新与政策的调整,探索在各自不同的条件下走向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已经成为当今各国共产党的普遍选择。

其中相较于其余两个类型的共产党,发达国家的共产党无论是在理论政策的调整,还是在党的自身变革方面,都要广泛和深刻得多。例如,在党的指导思想上,法国共产党先后提出“法国色彩的社会主义”“欧洲共产主义”“新共产主义”等各种理论和观点;日本共产党在新世纪的党纲中也提出了建设“日本式社会主义”的理论,等等。在党的性质上,除希腊共产党等少数党继续坚持“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这一传统的理论观点外,大多数国家的共产党扩大了党的阶级基础,认为自己既是工人阶级的政党,也是全体劳动人民的党,甚至是全体国民的党,主张建设现代群众性政党,等等。然而,就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多数发达国家共产党的变革与调整还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距离真正的成功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要走。其中一些党的变革步伐过急、过快,引起党内思想不统一、行动不协调,激化了内部的矛盾分歧,给民众留下了理论不成熟,以至于无所适从的不良印象,反使得党的影响力下降,处境更加艰难。例如,法国共产党在1996—2001年的第29至31次代表大会上提出要用“新共产主义”代替70年代的“法国色彩的社会主义”理论,实行思想上的解放。在党建方面,取消民主集中制,代之以“民主运转原则”;在力量联盟方面,为寻求与社会党的合作,放弃法共是“左翼中的左翼”的定位,淡化其左翼色彩;在斗争方式上,虽没有明确否定阶级斗争、暴力革命的方式,但是实际上已经用渐进的、形式多样的改革创新代替暴力形式的阶级斗争等。还有部分欧洲老党,如葡萄牙共产党、希腊共产党、西班牙共产党等在变革中始终保持共产党的传统左翼色彩,理论纲领调整不大,既保持住了原有的基础力量,而且还吸引了不少新的社会阶层和力量加入到对共产党的同情和支持中来,党的实力因此有所发展。

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共产党,也对党的发展目标、指导思想、战略和策略、发展阶段、阶级力量等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调整,探索新的条件下生存、发展的新途径,并在调整和变革中取得了积极的成果。例如,印共(马)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本国实际相结合,逐步形成了具有印度特色的“人民民主革命”理论,与此同时印共(马)还在实践中通过议会斗争和议会外群众斗争相结合的方式,不断扩大自身的力量和影响,发展成为印度最大的左翼政党;尼共(毛)在领导尼泊尔人民在进行反帝反封民主革命的过程中总结出自己特有的思想体系“普拉昌达路线”。在新时代背景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得到了国内广大民众的支持,力量发展很快,并曾于2008年4月通过议会选举执掌过国家政权,成为当今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中的一大亮点。还有一些转型国家的共产党,如俄罗斯共产党、摩尔多瓦共产党人党,在逆境中进行着积极反思和大胆探索。此外,还有少数国家的共产党仍然固守传统、思想僵化,还没有突破教条主义的束缚,调整和变革十分有限。

展望未来,不难发现,各国共产党的探索与变革将出现纷繁复杂的局面。全球非执政共产党的探索与变革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各具特色的社会主义探索道路依然任重而道远,挫折和失误不可避免。然而从总体上看,经过苏东剧变后20多年的艰苦努力,这些国家的共产党普遍顶住了反共反社会主义浪潮的高压,多数已经稳住了队伍,有的还在争取民主和社会主义的斗争中取得了一定进展,而且可贵的是多数国家的共产党已经意识到了变革与调整的时代使命,摆脱了长期以来故步自封、不思变革的非正常状态,开始主动地进行与时俱进的变革,并在变革中进一步探索着各自国家走向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这正是非执政共产党在未来发展的希望之所在,也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复兴的希望之所在。

 

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阅读 654 次数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