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朱恒鹏:回扣现象是否反证“高州模式”?

作者 

      【背景】2013年1月11日,央视《焦点访谈》节目首次以暗访形式曝光广东省高州市人民医院医生收取20%的药品回扣。节目播出后,高州市成立调查组,并向社会通报,初步查实有10名医生收取回扣。

3月29日,《焦点访谈》再次播出《再问药品回扣》。节目称,药品回扣涉及到的医生并不在调查组公布的10人中,并且涉及到的医院也不仅仅是高州市人民医院。”

就在2010年,该院业务收入超过5亿元,净结余超过6000万。时任高州人民医院院长的钟焕清曾缔造了轰动一时的“高州模式”——作为一家县级二甲医院,该院医疗技术和规模实际已达到三甲医院水平,但同种疾病的治疗费用比省会城市的三甲医院低一半。钟焕清的主要秘诀是“去行政化”,同时严格杜绝医药回扣。 2011年4月份钟焕清被调离,高州医院从此“回归主流”。

医院药品回扣屡见不鲜,根源何在?回扣事件与高州模式之间有何逻辑关系?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朱恒鹏表示,高州医院回扣事件绝非个案,药品医院零售价超过出厂价数十倍和医生收受回扣是绝大多数医院长期普遍存在的现象,正所谓“普遍出现的问题,要从制度上找原因” 。

朱恒鹏认为目前中国医疗体制的根本性问题主要是,政府人为压低医疗服务价格导致公立医院“以药养医”,迫使医疗机构抬高药价、谋取售药利润;而公立医疗机构在药品零售环节上的双向行政垄断地位使其具有足够的能力高价卖药以获得高额收益;加价率管制和禁止二次议价政策则迫使公立医院进销高价药并以回扣和返利形式获得卖药利润。

其实高州医院的收回扣现象恰恰是在“高州模式”中断以后发生的。朱恒鹏曾到高州医院实地考察,他说,钟焕清治下的高州医院取得“不收回扣,费用减半”的奇迹,实际是经营、药品(耗材)采购、用人和收入分配等各方面“去行政化”的结果。主要包含两方面:

第一是药品采购模式。钟焕清当院长时,高州医院的药品采购“跟标不跟价”,做法是采购广东省中标药品,但不按照中标价采购,而是通过二次议价压低采购价。而药品零售价在广东省中标价基础上顺加15%或者不加价。在这种药品采购模式下,药品采购价越低医院收益越大。同时,通过压低采购价,包括更多地选购低价药,挤压掉了药品供应商给医生回扣的空间,没有回扣刺激医生也就没有了大处方和药物滥用的激励。但必须指出的是,钟焕清的这种做法却是“违规”的,因为当时的政策禁止二次议价。

第二是关于住院患者收费模式。钟焕清任院长时高州医院采取按病种收费的做法,收费标准是各科医生根据自己对诊疗成本的探索和患者支付能力确定的。收费水平明显低于当地三甲医院。显然,在结余全部归己并且自主分配的情况下,采取按病种收费模式,医院和医生均有强烈的激励在保证医疗质量的前提下尽可能降低成本。

另外,朱恒鹏还发现,钟焕清探索出了一套相当完善的绩效考核和薪酬发放办法,使其医务人员获得了合法透明的高收入,医生不需要依赖药品回扣和红包就过上了有尊严的生活。

2011年4月,高州市政府免掉56岁的钟焕清院长职务,摆脱行政束缚的“高州模式”就此中断,换了院长的高州医院重新受到政府的管制,走上“以药养医”的老路,医生收回扣现象也死灰复燃。

因此,朱恒鹏呼吁,“公立医院应该脱离政府的控制,走民营化道路,实现政事分开,建立真正的法人治理机制”。

(来源:财新网)

阅读 887 次数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