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1971年8月15日是个星期天。就在这个炎热的夏季夜晚,美国总统尼克松突然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停止美元和黄金之间的自由兑换,停止履行外国政府或中央银行可用美元向美国兑换黄金的义务。

1944年,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镇,世界各国代表共同商议建立战后国际金融秩序,史称布雷顿森林体系。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中,美元与黄金挂钩,其他国家的货币与美元挂钩。这一直以来都是美国作为盟主,与其他国家的约定。

然而,突然一夜之间,美国过去说的一切都不算数了。国际金融市场上一片恐慌,人们纷纷抛售美元,欧洲很多国家不得不暂时关闭外汇市场。有时候,你不得不佩服伟大的美国,人家耍起无赖的时候,都能如此的毫无惧色与愧意。


      1988年11月16日,爱沙尼亚议会宣布脱离苏联独立。爱沙尼亚的面积只有4.5万平方公里,还没有美国的缅因州大。苏联的国土面积有2240万平方公里,爱沙尼亚只占苏联的千分之二。一只小小的螳螂竟然敢在坦克面前示威。奇怪的是,坦克居然停了下来。更令人奇怪的是,坦克随之突然散架。不到三年,不可一世的苏联几乎在一瞬间土崩瓦解。1991年12月25日晚19点38分,印着镰刀斧头的苏联国旗在沉沉夜色中,最后一次在克里姆林宫前降下。

苏联解体堪称20世纪最大的政治事件,但几乎没有一个社会科学家,哪怕是瞎蒙,预言过会发生这一幕。1987年,著名历史学家保罗?肯尼迪出版了他的名著《大国的兴衰》。当时,他谈到了苏联内部存在的各种问题,但最让他担心却是美国的衰落。苏联解体,让全世界的国际政治学者集体失语。

当时还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的心理政治学家菲利普?泰特罗克(Philip Tetlock)却丝毫不觉得奇怪。他从1987年就开始研究学者们关于国内政治、经济和国际关系的预测,比如,海湾战争会不会爆发、日本房地产泡沫会不会崩溃、魁北克是否会脱离加拿大等等。2005年,他把自己研究了十几年的心得写成了一本书:《专家的政治判断》。

泰特罗克的结论非常清楚:从总体上看,专家的预测明显地比群众的预测差。泰特罗克发现,当政治学家说一件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的时候,平均而言,这件事情发生的概率有15%。当政治学家说一件事情绝对会发生的时候,平均而言,这件事情就是不发生的概率有25%。当然,如果是一对一,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专家会比门外汉更有发言权,但一群专家和一群普通公众相比,专家一点优势都没有。假设群众数量很多,他们的判断和预测又都是独立做出来的,那么群众反而会比专家更聪明。


      第三十届奥运会目前正在伦敦举行,可是据调查,英国民众认为2012年最重要的事是伊丽莎白女王登基六十周年。自从1688年光荣革命奠定英国君主立宪制以来,英国的王室和贵族在现代社会的转型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为何如此受民众的爱戴和尊崇?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高全喜教授指出:英国的国王、贵族并非站在人民的对立面,他们恰恰是在英国现代民主制下,承载着人们对文明、秩序、传统的寄托。


      比特币(Bitcoin)其实是网络世界的一种软件或虚拟产品。它是2008年由一位或一组程式设计师以中本聪的名字创设的,这种软件中包含了管理 货币供应的规则,每一个比特币只能由电脑凭着解决嵌在这种货币内的复杂问题才创造出来的。其概念可以说是以物件换物,用家以P2P形式借出剩余的分析容 量,协助处理复杂程式,以换取以比特为单位的报酬。

也就是说,比特币从字面上说是一种钱,但从比特币的产生与功能来看,与现代货币的概念还是相差很远。它只是一种虚拟世界的商品而不是货币。它既没有内在的货币价值,也没有货币的外在价值。

但美银美林的经济分析师认为,比特币能够成为电子商务的一种主要支付方式,并成为传统货币交易的主要竞争力,这是由于比特币去中心化,而使得交易成本很低。但是在目前网络时代,电子货币十分盛行,电子货币的交易成本之低早就是不争之事实。而大多数电子货币都是以既有的实体 货币(现金、存款或信用)为基础存在的,只不过用电子化的方式来传递与转移货币的支付功能而已。由于电子货币以实体货币为基础,因此,电子货币同样具有价值尺度与价值贮藏的功能。

但是,对于比特币来说,既无实体货币为基础,也无物品抵押和信用担保,而同样要承受交易过程的支付功能面对的障碍是很多 的。比如价格不稳定、支付确认延时性、无信用担保等都可能使交易支付无法进行。再加上比特币数量有限,多数只能经过交易平台来完成。这就使得比特币交易支 付范围十分有限,给交易者带更多不便利性。而多数交易只能是通过交易平台来完成,那又增加一层对比特币平台的信用担保。这就使得比特币交易支付功能更是弱化。再加上比特币缺乏价值尺度与价值贮藏之功能,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把比特币当然一种货币,其现在货币的属性是弱之又弱的。


        在美国政府2014财年预算法案中,由于共和党试图阻止向奥巴马医改法案拨款,遭到了奥巴马总统的反对并拒绝签署预算法案,从而使得美国联邦政府从今年10月1日起停止了非核心部门的运作。直到10月16日,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参众两院中取得暂时妥协,联邦政府才从17日开始恢复正常运转。

从奥巴马2009年当选他的第一任总统时,共和党与民主党围绕医改进行的斗争便激烈地展开,经过了反复的几个上下回合。2010年3月,奥巴马医改法案以3票之差的微弱多数在众议院通过,标志着奥巴马医改取得了一场关键性的战役。但是,共和党并没有罢休和放弃,有26个州将奥巴马医改法案上诉到最高法院。2012年6月28日,最高法院以5:4投票,宣告奥巴马医改法案没有违反宪法,又给奥巴马医改法案带来了一个决定性的胜利。然而,斗争并没有因此而结束。

共和党早就准备在每年的政府预算环节来继续阻止向奥巴马医改法案的运行拨款,从而用预算上的斗争来挽救立法上的失败结果。因此,今年10月1日开始的美国联邦政府停止了两周的运转,便是两党围绕奥巴马医改斗争的继续。这一仗还没有结束,目前联邦政府预算暂时延期到2014年1月15日,到时候斗争还会继续。


       安倍又赢了。7月22日,日本参议院选结束,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分别活得65和11个席位,赢得大选。安倍成为6年来首次成功的控制两院的日本首相。这意味着他将有更大的空间施展拳脚,但安倍接下来到底会干些什么?

我们听到的消息是,安倍说,他将继续推动“安倍经济学”,而非谋求修宪。这或许能让周边国家的紧张情绪略有平息。


第 7 页,总共 7 页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