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从“阿拉伯之春”到乌克兰危机再到台湾“太阳花运动”,各种民主运动冲击国家政坛的场景宛如一场新时代的民主大爆炸。只是不同以往,推翻政权争取政治利益的举动不再与文明进步比肩,取而代之的是又一场社会骚乱与民众无助。在如今这个信息更发达,人人皆可发言的互联网时代,却让人越来越看不清楚民意在哪里;随着民主国家不断发生动荡,一个亟需正视的问题就是在信息爆炸的今天,“民主政治”的弊端也在拷问着“民主”。


    【编者按】中国留美同学经济学会于1985年成立,中国改革开放后数代海归经济学家多与此有关,其成长与发展亦对应着中国从学习到赶超的大时代背景。该学会近期出版25周年纪念文集《善始善成》,林毅夫、易纲、樊纲、茅于轼、华生等均在其中撰述。经济学家孙涤担任该文集编辑,在本文中他不仅回忆了求学经历与学会历史,更希望通过分享第一代学人在改制和市场化过程的经历,能对后来者有所启示。FT中文网特此刊出,以飨读者。

“人类是运用技能来解决问题的社会动物。在满足存活的要求后就追求两类重大的体验。第一类最深刻的追求,是运用其技能去响应挑战,这可以是击出一记好球,或是漂亮地完成一项任务;第二类最深刻的需求,则是寻求和一些同类建立有意义的和谐关系:爱及被爱、尊重及受尊重、分享经验、为共同目的而工作。”

——赫伯特·西蒙(Herbert Simon),1965


    自3月22上午离京赴荷兰至今,习近平就任中国最高领导人以来为期11天的首次访欧之旅已过一周。此行虽未结束,但经贸成果已经显著:中法企业签署逾百亿欧元经贸大单,中德两国企业签订总金额近百亿美元合作文件……。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习近平随行的200人强大商业代表团无疑将使其此次访欧之旅以“贸易”为主导。大公财经特梳理习近平此次欧洲行的随行企业和经济成果,从具体项目和运营企业角度观察今后中欧经贸走向。

据大公财经统计,习近平此次欧洲行的经贸合作涉及农业、能源、金融、文化、核能、航空、城镇化、电动汽车、节能环保、医药、经贸、科技、电信、教育等多领域。


    【编者按】MH370失联事件,让马来西亚这个国家的执政状况遭遇了一次隆重的“国际体检”。是否如很多人批评的一样,马来西亚政府习惯了黑箱运作和藐视民意才会有这样的表现?本文作者通过自己对马来西亚政治和社会的亲身体验和观察研究,还原一个马航事件背后真实的马来西亚政治和社会——巨大的城乡差距、变化的世代结构和竞争型威权政府。

2014年3月24日,马来西亚官方宣布失联的马航MH370班机在南印度洋终止飞行,但飞机为何改变航线仍是一个谜。其中最可怕的可能性莫过于班机驾驶员因政治原因与马当局谈判并遭当局拒绝,进而发生坠机,这种情况对反对党和当局都有极大杀伤力,但可能性较小。另一种同样可怕的假设,是班机驾驶员仅仅想制造神秘自杀事件,拉乘客陪葬,那么他要病态到多深、残忍到多深?第三种可能则是驾驶员遭胁迫,那么胁迫方是怎样近乎滴水不漏地让航班与外界毫无联络并且那么超然地没有任何诉求?


    【内容提要】本文从三个不同方面论述当代中国的代表性危机。第一,代表性断裂是当代世界的普遍政治危机,其核心是政党政治的危机;第二,代表性危机是中国社会主义体制危机的政治后果,其核心是阶级政治的衰落;第三,现代中国革命中的理论辩论和群众路线既是中国代表性政治的历史前提,又包含了超越这种代表制的要素。在思考“后政党政治”的语境中,重新思考这一政治传统有助于探索政治的未来。

【关键词】代表性断裂 后政党政治 人民战争 群众路线 超代表性


一. 俄罗斯国家力量的三级底线及其分布规律

 

 

俄罗斯民族从蒙古人那里汲取了巨大的扩张能量并因此赢得了世界最大的国家版图,这个版图曾从波罗地海沿岸直抵阿拉斯加,横跨东经20度到西经145度之间。但也正是由于这过于巨大的国家版图使俄罗斯人在历史上不堪重负,以至从19世纪60年代后开始一次次后退收缩。收缩总是较多地发生在离其政治中心——莫斯科——较远的远东部分。

俄罗斯比较自觉的因而也是和平的收缩发生在1867年3月30日,俄罗斯和美国以720万美元成交正式签订了向美国出售阿拉斯加的协议。1在当时的俄罗斯看来,出售阿拉斯加既赚了些钱,又赢得了与美国基于共同反英立场的友谊。在此之后,俄国便出现了被迫因而也是流血的收缩。先是1905年败于日本并被迫在与日本签订的《朴次茅斯和约》中让出其在朝鲜和中国的特权,并将北纬50度以南的库页岛割让日本。

1917年沙俄帝国解体,从1918年初至1920年底,苏维埃俄国在国内出现了分裂以及有外国武装势力支持的割据叛乱:南方有克拉斯诺夫和邓尼金的叛乱,在西北有尤登尼奇的叛乱,同时德国军队继续盘踞在乌克兰、白俄罗斯和波罗的海沿岸一带,东线还有“捷克斯洛伐克军团”的叛乱。从1919年始,协约国又先后组织了三次以高尔察克、邓尼金、尤登尼奇为代理人,从东、南、西三面对苏俄中心莫斯科进攻的大规模武装干涉。


    2013年6月21日,海协会会长陈德铭与海基会董事长林中森在上海签署了《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全文如下:

 

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

 

为加强海峡两岸经贸关系,促进服务贸易自由化,依据《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及世界贸易组织《服务贸易总协定》,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与财团法人海峡交流基金会经平等协商,达成协议如下:


    【内容提要】均质化民族自治是均质化民族—国家的对应物或衍生物。在民族—国家日益非均质化的历史条件下,民族自治应该作出适应性调整,其目标应趋向于一种更加开放和包容的“非均质化自治”——在这种自治模式下,少数民族的集体自我被认为是与“他者”紧密联系而非分开的,内部是异质化的和协商性的而非一致化的和固定的。非均质化民族自治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传统的均质化民族自治的发展。它不仅可以释放民族自治与多民族国家建设的内在紧张,而且可以有效地保护自治体范围内的少数人即“少数民族中的少数人”权利。不仅如此,长远地看,通过在制度上确立一种非均质化的民族自治,使民族自治在多民族国家内部乃至国际社会受到一种具有普遍约束力的法律规范的保障与限制,是解决多民族国家民族自治问题的重要途径。

【关键词】非均质化民族自治/均质化民族自治/少数民族/多民族国家/自治权


    萧功秦教授对新权威主义的痴迷真叫人佩服,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兜售,一直贩卖到今天,虽然在其他思潮似乎走红时做出过自由主义的姿态,打出过新保守主义的旗号,但他骨子里坚持的,还是新权威主义那一套。最近,他好像认为气候又到了,连续抛出鼓吹新权威主义的文章。

萧功秦旧话重提,是不是有些新意?在各种社会思潮十分活跃的今日,新权威主义是否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在社会不公日益严重,社会矛盾日渐尖锐的今天,新权威主义是否是诊断和救治社会弊病的一剂良方?


    摘要:伊斯兰复兴应该具备系统的理论、明确的目标、有广大信徒的参与等特征。霍梅尼领导的伊斯兰革命是当代伊斯兰复兴的顶峰,之后伊斯兰复兴逐渐转入低潮。近年来十分活跃的伊斯兰极端主义只是伊斯兰复兴转入低潮的一个副产品。当前中东被称为“伊斯兰复兴”的社会现象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伊斯兰复兴,而是某些组织或者集团以伊斯兰主义为工具进行的具有特定政治目的的社会运动。

关键词:伊斯兰复兴; 伊斯兰极端主义; 恐怖主义

近年来,随着西亚北非多国政局的变动和国际恐怖主义事件的持续多发,伊斯兰复兴和伊斯兰极端主义成为全球范围内的热点话题。许多人认为,2010年以来的西亚北非革命是新一轮伊斯兰复兴,旨在重建伊斯兰秩序、复兴伊斯兰世界。我们认为,当前中东被称为“伊斯兰复兴”的社会现象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伊斯兰复兴,而是某些组织或者集团以伊斯兰主义为工具进行的具有特定政治目的,而不是复兴伊斯兰的社会运动。从某种意义上讲,正是因为伊斯兰社会的衰落刺激了伊斯兰复兴,而伊斯兰复兴转入低潮又催生了伊斯兰极端主义,伊斯兰极端主义又在相当程度上推动了国际恐怖主义的发展。因此,加强对伊斯兰复兴和伊斯兰极端主义的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第 5 页,总共 7 页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