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20世纪之交,美国林业局的创立是美国进步时代国家建设的典范。1883年《彭德尔顿法》(Pendleton Act)通过之前,美国政府公职是根据政党赞助比例分配的。而林业局则是一个以才干为基础的官僚机构新模式的雏形。它配备的公职人员均为受过大学教育的农林专业人才和技术骨干,其最初的领导者吉福德?平肖在博弈中取得了决定性胜利,避免了日常政策受到国会干扰,确保了公务员系统的自主性。当时,让专业林学家而非政治家来管理公共土地和部门人事,还是一种革命性的想法,但林业局的优异表现证明了这个想法的正确性。主流学界将林业局前几十年的成功经历,视为公共管理学的经典案例。


 

如果从一个现代民族国家的角度看,中国近年来与周边国家的紧张与冲突是一种正常现象。因为一个民族国家与一个经济人是一样的,首先要捍卫自己的权利;在与周边国家发生纠纷时,争取自己的最大利益。

尽管在这些争议中,任何一方不见得完全占理。更何况,与周边国家相比,中国的诉求有着更为坚实的历史文化基础。在历史上,中国作为一个相对于周边国家更为开发和人口密集的国家,大量人口下南洋,也必然同时下南海。南海不仅是中国人的贸易通道,而且是中国人的渔场。中国人在南海诸岛上的暂时休整和长久居住就形成了中国南海主权的最初要素。再加上后来历代中国政府逐渐加强了对南海的管辖,成为了比周边国家主权申张的更为久远的法律事实。


在国际舞台上有声有色,这是尼赫鲁的大国理想。[1]虽在现实中受挫,但印度的大国梦从未消失。进入21世纪,印度更注重现实,保持既有的传统国家间关系,也不断拓展新的双边关系,同时积极参与各种国际机制和论坛。金砖国家机制是其参与当代国际事务的重要平台。2009年金砖国家首次峰会召开时,印度并无明确的战略意图。随着这一机制的发展,印度的金砖国家诉求逐渐明晰,试图借助金砖国家机制实现经济、政治、安全等战略目的。本文分析金砖国家机制成立以来印度的金砖国家战略,以期深入了解当代印度的战略诉求。


 

中评社北京8月24日电(记者 张迎春分析报道)在两个多月的犹豫不决之后,美国总统奥巴马本月7日晚宣布授权美军“定点”空袭伊拉克极端武装“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连日来,美军已发动多轮空袭。虽然此举为稳定危急的伊拉克形势打下了一剂强心针,但外界质疑,空袭能否对ISIS造成致命打击,而且,美军一旦现身伊拉克,最终能够全身而退,更是未知之数。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1日抵达乌兰巴托,开始对蒙古国进行国事访问。当日(21日)习近平和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在乌兰巴托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蒙古国关于建立和发展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宣言》,宣布将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其中,蒙方将以创始成员国身份参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建设,且中方支持蒙古国加入亚太经合组织(APEC)。

联合宣言全文如下:


伊斯兰教是世界上第二大宗教,据说有17亿信众,规模仅次于基督教。全球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分布在中东,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以及中亚,南亚,东南亚各地。甚至在欧洲和美国,也有相当数量的穆斯林。

尽管如此,我觉得中国人对伊斯兰教大多还是缺乏了解,正因为缺乏了解,因此常会以一种忧虑的或者恐惧的态度来对待之,往往在获取一些片面的信息以后,把伊斯兰教徒当成都是一些好战之徒,非常残忍,到处杀人,甚至直接与恐怖分子划等号。


    1914年8月,欧洲占主导地位的时代在震耳欲聋的枪炮声中结束。如今100年时间过去了,此类灾难还会在我们的时代重演吗?

    自马航MH17航班在乌克兰东部上空被击落以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与1914年6月奥地利大公弗朗茨?斐迪南(Franz Ferdinand)被刺杀之后的事件极为相似。现在和当时一样,危机始于一场政府支持的恐怖主义行动。现在和当时一样,俄罗斯与麻烦制造者站在一边。甚至荷兰政府提出的进入坠机现场的要求(许多荷兰公民在此次事件中丧生),也令人想起当年奥地利对塞尔维亚发出的最后通牒。现在和当时一样,东欧一个貌似不起眼地区的所有权引发了争议。


    摘要:中国在国际上与日本争论钓鱼岛主权问题,习惯套用历史之根据,胜过引用国际法的依据。相反,日本能提供的历史依据远不如中国,所以一贯特别强调国际法上的论点,并且常常歪曲国际法以适合自身的需要。由于日本的说词惯用国际上习惯的词汇,再加以有美国人撑腰,所以日本人的“恶人先告状”每每能得逞,有时还造成指鹿为马的效果,因而使得国际大众舆论(包括媒体)觉得中国不讲理。

 

导言:日本与邻国领土纠纷之由来

 

中日钓鱼岛之争,并不是日本与邻国间唯一的纠纷。环观日本四周,北面有与俄罗斯的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四岛)之争,西边与韩国有独岛(竹岛)之纠缠,西南方与中国有钓鱼岛(尖阁群岛)之争执。亏得日本东面没有邻国只是海洋,要不然,恐怕也会有领土(岛屿)的纠纷。如此的逢有邻国必有领域纠纷之现象,是巧合吗?


   (联合早报网)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H17航班在乌克兰东部坠毁惨剧震惊世界,大部分报道都认为这是一起人为的袭击,而且同乌克兰内战有关。在全球相互依存如此深入的今天,此次事件不得不让人感到困惑:我们是不是回到了冷战时代?去年以来,乌克兰接近欧盟引发的危机发展到现在的内战,战场虽然在乌克兰,但谁都清楚背后则是美欧与俄罗斯之间的大国战略对抗的游戏。

此次马航坠毁事件中大量死亡的乘客主要来自荷兰与马来西亚,这些遇害者既与乌克兰内部纷争无关,更与美俄对抗无缘,却非常无辜地卷入到了大国地缘政治漩涡中。这正是“大象打架,草地遭殃”典型的冷战式的牺牲品,与冷战时期的大韩民航客机击落事件如出一辙。

在马航事件发生前两天,金砖国家在巴西宣布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俄罗斯积极寻求同中国发展特殊关系,这也让人们感到世界似乎在向两个集团方向发展。世界将进入新冷战的讨论也随之迅速升温。


    【许多德国人希望看到自己的国家在西方和俄罗斯之间保持平衡。在德国《明镜周刊》对德国史学家海因里希·奥古斯特·温克勒的采访中,温克勒严厉批评了这一立场,并揭示部分德国人是如何将普京理想化的:“德国左翼仍旧没有明白,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在其国内对右翼的讨好,到了何种程度?现在,有洞见的观察家声称普京在尝试建立某种类似于‘反对派的英特纳雄耐尔’式的东西。反同性恋以及对教会的亲近则完全被德国左翼忽视了。他们对普京的同情大部分源于他们对美国的憎恶。这种反美主义则是连结左翼与极右翼的纽带。”


第 2 页,总共 7 页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