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以色列强大的三个秘密

作者  凤凰网

(凤凰网)“你们以色列人很爱国,可你们有没有像天安门广场那样升旗的地方?”

在地中海畔的一家风味餐厅,来自中国的客人们,抛给了以色列外交部负责中国事务的柯楷仪这么一个问题。

“没有,我们以色列人的爱国,在心里,”这位以色列的中国通笑着回答。


什么是以色列爱国精神的秘密?

惧危者常安,忧亡者恒存。灾难深重的以色列历史使以色列人的爱国之心具有先天优势。

我尝试发现以色列的秘密。尝试发现它被强敌包围而不倒的秘密,尝试发现它跻身发达国家的秘密,尝试发现它永葆创新精神、屡获诺贝尔奖的秘密。

2005年我受邀访问以色列一周,2014年11月又参加凤凰名博走进以色列活动,再次对这个国家进行了零距离接触。

人类总是面临悖论:你能发现的秘密就不是秘密,真正的秘密永远沉睡在地下。关于以色列的秘密,只能是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以色列成功的秘密

 

说以色列是个成功的国家,应该不会有太多反对之声。

这个1948年建国的年轻国家刚宣布成立,就迎来7个国家的联手打击,但它没有溃败,而是在四面树敌的环境下生存下来,并且越活越好。无论是内部的民主体制、经济的快速发展,还是文化上的活跃以及科技领域的创新,都是中东地区乃至世界范围内的典范。更重要的是,这个国家清洁工的工资,和总理的工资也相差不大,是贫富差距相对较小的国家。

与之相对,那些政治上独裁、经济上窘迫、文化上专制的国家,就是失败国家。我觉得,失败的国家都是一样的,而成功的国家各有各的成功之道。

那么,以色列的成功之道是什么呢?回答这个问题,我想先从几个细节说起。

第一个细节,是以色列满大街都是拿枪的士兵。那不是玩具,而是真枪实弹。我特别担心地问以色列外交部的朋友,你们就不担心他们走火吗?朋友回答说,枪是以色列士兵的一部分,他们随时准备战斗。即便是高级领导人的会议,士兵也可以带着枪参加,他们领导不担心走火或暗杀,因为在以色列人看来,你如果连自己的士兵都不信任,还能信任谁呢?

第二个细节,是以色列新闻官的一句话。今年三月我去以色列大使馆见以色列新闻官,谈组织中国学者去以色列的活动。按照合作的传统,我把活动背景、意义、效果都讲述了一番。最后,新闻官问我,是你带队去吗?我说,是我。他接着说,你去就成,我信任你。新闻官这么说,是基于对我个人的了解,是对我和以色列这个国家的友谊的认可,令我感动。

第三个细节,是耶路撒冷酒店的雨伞。我住在耶路撒冷的玛米拉酒店(Mamilla Hotel)里,那里正好赶上雨季,导游让我们出门随手拿把伞。这个拿伞的瞬间没有前台来问,也没有保安上来让我们留下护照做抵押。

这三个细节,所体现的是信任。第一个细节,是对自己人的信任;第二个细节,是对自己朋友的信任;第三个细节,是对陌生人的信任。

信任自己人,就会让内部减少摩擦,遇到危机可以迅速团结起来,迸发出巨大的力量;信任朋友,会让更多人喜欢这个国家,愿意公正、客观的评价这个国家,从传播的角度,这比自己宣扬自己效果更好;信任陌生人,会让社会的运行少一些防范和猜忌,在做事的时候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对自己人信任、对朋友信任、对陌生人信任,三大信任是以色列面对强敌屹立不倒的秘诀之一。

信任当然会有不良后果,奠定巴以和平的以色列前总理拉宾,就是在大众集会上被自己人开枪打死,而不是被巴勒斯坦人开枪打死。这就是信任自己人付出的代价。但这没有让以色列疑神疑鬼,对自己人也不信任。

信任对于社会发展的促进作用,法国政治家、学者阿兰?佩雷菲特在《信任社会》一书中有精彩的描述。他说,信任社会是一种扩张的“共赢”社会,这是一种团结互助、共同计划、开放、交换和交流的社会;而不信任的社会,便是疑忌社会。疑忌社会是畏首畏尾、“赢输不共”的社会,这种社会的共同生活是一种“零和博弈”甚至“负和博弈”;倾向社会忌妒和自我封闭,盛行侵犯他人权利和相互监视。

按照这个定义,以色列毫无疑问是信任社会,而信任是它面对强敌屹立不倒的秘诀之一。

 

以色列创新的秘密

 

赵本山卖拐,让“大忽悠”这词儿进入千家万户。本山大叔的拐杖,忽悠人的要点在于让不能走路的残疾人士站起来。这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在以色列变成了现实。

2014年11月29日,我参加“凤凰名博走进以色列”活动,在特拉维夫与Step of Mind公司的科学家聊天,了解了一下“卖拐”这件事。他们做的不是本山大叔的拐杖,而是一双带有芯片和传感器的鞋子。

脑瘫患者、中风患者不能走路,并不是因为腿坏了,而是脑部负责运动的区域受到了损伤。这种让中风、脑瘫患者康复的鞋子,会根据实地情况向大脑传递信号,刺激大脑,从而达到修复受损大脑的效果,让人恢复行走能力。用专业术语来说,是科学家在混沌理论的基础上,通过开发这款改进运动机能的产品,指导人类大脑如何迈出正确的步伐。

像这样的发明,在以色列创新界只是冰山之一角。中国人所熟悉的QQ,原型是以色列人发明的即时通讯软件ICQ,小马哥给拷贝过来,成就了如今财大气粗的企鹅帝国。英特尔的双核芯片也是以色列的研究团队设计开发出来的。

不仅如此,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里,以色列的公司数量最多,多到是欧洲、日本、中国、韩国和印度的总和。当然,中国的概念股大多是以某某群岛身份上市的,没有统计为中国公司,这需要注意。

访问了以色列理工学院、赫兹利亚跨学科研究中心以及几家以色列创新企业后,我得出了以色列创新能力之所以如此强的原因。

当然,大家首先会认为创新能力强来自于犹太人的基因,然而再好的基因也需要教育。教育不是比拼哪个学生的分数高,而是教会孩子独立思考。以色列的教育做的就是这件事。从小学起,以色列孩子就挑战权威,不停地问问题;长大后更是充满挑战权威的精神,所以当以色列的老师很难。不过当以色列人的领导更难,因为你不能靠权势来发布命令,而是需要通过辩论来让手下人信服。这种不服从权威的思辨,俗语称之为“两个犹太人有三个观点”。

其次,以色列的文化适合创新。这个国家的人不把失败看得很重,创立一家公司失败了,可以再创建一家,社会对失败的宽容度很高。因此,以色列的年轻人有个点子就开始干,不会瞻前顾后不敢动手。当然,失败也会付出代价,比如失去财产,老婆和你离婚,但以色列人没有社会压力,不会像日本人那样破产了就剖腹自杀。

以色列人创新能力强并不因为基因优良,而在于孩子从小被鼓励挑战权威,并且社会对失败的宽容度极高。

再次,以色列有完善的社会环境鼓励创业。风投从财务方面提供支持,政府从政策法规方面提供帮助,比如设立孵化器等。以色列是个小国,做一件事很容易通过朋友找朋友,找到需要的帮助,这对于创新也是利好消息。

另外,以色列尊重知识产权,科学家的专利可以占25%的股份,不用担心自己的成果被窃取。

还有一个特殊原因也不可忽视,那就是以色列全民皆兵。以色列法律规定,无论男孩女孩,年满18岁都要入伍,男孩3年,女孩两年。在军队服役的时间里,由于以色列生存环境险恶,必须时刻保持警惕,大家学会了团队配合;一部分士兵被提升为指挥官,从而学会了管理技能,对于创业大有裨益。

 

以色列强大的秘密

 

打开世界地图,如果不细心察看,很难找到以色列的所在。这个人口700万、实际控制2.5万平方公里土地(比北京市略大)的国家,半个多世纪以来面对10倍于己的敌人,历经5次中东战争而不倒,堪称奇迹。

军事的强大只是以色列的一个侧面。这个资源匮乏的国度,人均GDP超过了2.5万美元,低于主要发达国家,处世界第28位。但别忘了,中东多年的不平静打击了它的旅游业,为了应对战争,它不得不把至少10%的GDP投入到军队,考虑到这些因素,这个成绩不简单。

对于以色列的成就,历史学家、社会学家均有大篇幅的巨著。比如说,军事方面的强大离不开美国的支持,这个以色列人自己也承认;再比如说,以色列在教育上的投入使其人民素质高,每1万以色列人当中,就有140名科学家和技术人员,要比美国的80人和日本的75人还多。

人口的高素质得益于教育,也和民族传统息息相关。以色列是犹太人在散居世界各地2000多年后建立起的国家。社会科学的大师马克思、自然科学的泰斗爱因斯坦,以及心理学的鼻祖弗洛伊德等大名鼎鼎的人士,都是犹太人。有个令人咋舌的统计数据:从1901年诺贝尔奖首次颁奖到2001年的100年间,在总共680名获奖者中,犹太人或具有犹太血统者共有138人,占了五分之一;而犹太人占全世界人口的比例,不过是五百分之一。

超级大国的援助加上国民的高素质,构成了以色列在强敌环伺的中东立足的重要原因。但这不是全部,这个弱小民族强大的背后一定有着一个“超级秘密”。多年苦思不解,我在碰到阿摩司?奥兹后才恍然大悟,原来秘密是如此简单。

阿摩司?奥兹是当今以色列文坛最杰出的作家。他除了写小说,还积极投身政治活动,组织了著名的“现在和平”运动,主张巴以和平,并时常在报纸上发表自己的见解,提出反对政府决策的主张。不久前,他收到总理府的来电,说总理读了他的文章,邀请他一起喝咖啡,交流意见。

“我去了,和奥尔默特总理喝咖啡,聊了一个半小时,结果呢,我们谁也没有说服谁。”奥兹说道。

我来告诉你吧,以色列强大的秘密就是怀疑与辩论。——阿摩司?奥兹

第二个故事是他打车的经历。一上车,出租车司机就认出了这位经常上电视发表见解的学者,对他说:“我读过你的书,但是我不同意你的观点。”然后,这位司机先生滔滔不绝地陈述自己的观点,奥兹先生只有听的份儿。

学者见总理,激辩一番扬长而去;出租车司机见到学者,不是崇拜,而是亮出自己的观点。从司机、学者到总理,以平等的态度讨论、交流,这就是发生在以色列的真实故事。用奥兹先生自己的话说就是:“我来告诉你吧,以色列强大的秘密就是怀疑和辩论。”

以色列俗话说,“两个犹太人有三个脑袋”。在这个国家,每个人都在思考,个体之间观点强烈碰撞,再借助发达的媒体,各种思想都可以传播,于是整个社会在不断修正中平稳前行。正因为如此,当以色列总理实在是难,因为每个人都可以侃侃而谈,认为自己比总理更聪明;正因为如此,才有面对和平进程的进一步、退两步。

怀疑和辩论有时候意味着内耗,极端的例子就是拉宾总理的遇刺。对此,奥兹先生认为这是必要的代价。有了这些痛苦的内耗,未来的路才更平稳。(作者:王冲)

阅读 680 次数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