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郭宇宽

郭宇宽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高级研究员
资深媒体人、社会活动家
曾任职《南风窗》、央视《新闻调查》等多家媒体
清华大学博士后
中国传媒大学传播学博士
西安交通大学系统工程硕士

      最近很多人在议论,李嘉诚正在非常明显地减少在内地的投资,并舍弃在香港的资产,逐步加大向欧洲投资的力度。尽管李超人自己是否认的,但是他实际所做的行为策略已经表现得非常清楚。减少在香港的投资,我觉得比较好理解。香港能够发展起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英国殖民带来的法治环境,和当时内地不开放,市场的红利转移到了香港。现在随着内地的持续开放,香港作为金融中心、市场交易中心的地位会越来越薄弱,可想而知香港的资产也确实会出现贬值。

而李嘉诚减少在内地的投资,很难用简单的经济规律来分析,有些人说李超人是去抄底欧洲,看空中国,大家似乎也把这个当作一个信号。但是,在1997年香港回归的时候,难道内地就没有风险吗?那时候的前途可以说更难预测,经济和政治上的风险都更大,但那个时候为什么李嘉诚坚定地投资于内地呢?如果李嘉诚经营的是品牌型消费类企业,比如他是全聚德的老板,把投资带到海外去,把店开遍全世界,这也好理解。但他旗下的长江实业,是一个资本密集型的投资产业,现在的投资也主要在公用事业领域,即使现在欧洲是经济低谷,但是以欧洲的公用事业建设水平跟中国公用事业发展的欠账相比,其实中国的公用事业建设在未来十年二十年都还有很大空间,为什么李嘉诚在这方面更加看好欧洲?毕竟欧洲的公用事业体系已经比较成熟,更不要说那里劳动力的成本,特别是工会势力之强大、工资之高。李嘉诚在香港已经被工人运动弄得焦头烂额,去欧洲怎么搞得定呢?我觉得一个了不起的投资家一定有他综合的权衡。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