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民营企业目前是中国重要的经济支柱。无论在民营企业的数量占比,还是其对GDP、就业、纳税、发明专利数量的贡献,都超过了国有经济。但是近年来民营企业的生存环境总体上在恶化。过去的十年是中国经济高歌猛进的十年,也是“国进民退”加速的十年。“国进民退”尤其体现在公权力膨胀而不受约束,以及行政垄断日趋严重两方面。部分民企为了求生存,不得不放弃其独立地位,转向依附公权力和国有企业。在公权力日益膨胀和“国进民退”的过程中,特权者占据和把持政府、国有经济和国有银行中的要职,形成强势的“分利集团”。因此,“国进民退”的过程也体现为“特进民退”。这样一种政治经济秩序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诺思所讲的“自然国家”,或者“有限进路秩序”。这种秩序的特点是,自然国家利用政治体制操纵经济体制,创设特权,并分配特权,以此获取特权阶层对政治体制的支持。

在这种特权体制下,民营企业虽然有着一定的生存和发展空间,但是其权益缺乏切实的保障。市场和私人产权均是作为工具被利用,而不是作为基本的制度。从现行宪法看,对公有产权或公共财产的保护要优先于私有产权或私有财产,前者“神圣不可侵犯”,后者如果合法,则“不受侵犯”。而且对私有产权的保护是因为中国还属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可资利用,但是私有产权或者“非公有制经济”是第一不让人放心,因此需要“国家鼓励、支持和引导”其发展,并对之“依法实行监督和管理”。而第二不让放心的是集体经济,最可依赖的是国有经济。因此,宪法规定,国有经济作为“国民经济中的主导力量。国家保障国有经济的巩固和发展”,同时,“国家保护城乡集体经济组织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鼓励、指导和帮助集体经济的发展”。


       尽管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所出台的关于深化体制改革的原则在许多方面超出市场预期,但有关金融改革的议题却没有给市场带来多少惊喜。对股市的改革更是着墨不多,只是强调股票发行推进注册制改革,推动多渠道的股权融资等。但中国证监会11月30日公布的《关于进一步推进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部分内容却超出了市场预期。如果《意见》政策得到全部实施,在沪深股市全力推行注册制,笔者认为必将对建立二十多年的中国证券市场产生颠覆性影响。


第 4 页,总共 4 页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