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季卫东

季卫东

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院长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高级研究员
社会学国际协会法社会学研究委员会(RCSL)指定理事
日本国际民商事中心学术委员
关西民商事法研究会理事
日本法社会学理事
亚洲太平洋论坛(淡路会议)学术委员会委员
日本国际高等研究所(IIAS)企画委员
东京财团比较制度研究所(VCASI)研究员
北京大学法学院、清华大学法学院、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浙江大学法学院客座教授

9月4日,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院长季卫东在第九届中国法学家论坛“全面深化改革与法治”上提出,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必须把权力运行纳入法治的轨道,为此特向四中全会提出了五项建议。


内容简介

当今中国,正处于创造性混沌的漩涡里。社会中的那些腐朽结构逐步分崩离析,固然造成了层出不穷的空白、错位、矛盾、混乱、失范、冲突以及不可预测性,但是,就在混沌一片的边缘,你可以欣喜地发现,新秩序的构成因素也在渐次形成和壮大。法律人则不断致力于对一些偶然出现的事物进行非随机化处理和技术加工,使之转写到制度设计的方案之中,促成社会的进化。


作为政治转型支点的司法改革

 

司法体制改革已经成为中国重组政府与市场之间关系的一个关键。

把司法改革作为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切入口,并非某个人一时心血来潮,而是由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所决定的。既然改革开放已经到达一个崭新阶段,市场将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自由选择和公平竞争就势必成为时代的主旋律。为此,必须转变政府职能,最大限度减少行政部门对微观事务的干预,改变以“事先审批”为基本特征的管理方式。在取消审批的地方,市场机制将发挥调节作用,但也很容易导致被放任的自由以及力量对比关系决定一切事态。针对这样蜕变的可能性,必须通过明确的游戏规则来保障竞争的自由和公正,并对脱轨行为进行“事后矫正”。因而,在市场起决定性作用时,政府的权限不断削减,相应地,法院不得不扮演起更加重要的角色。

市场竞争机制必然促进社会的功能分化和阶层分化,形成不同的利益群体,导致利益集团多元主义的政治格局。在这里,各种诉求的表达、协调以及凝聚共识就成为治理的基本任务,而国家权力只有保持中立性、客观性才能为不同的利益群体所共同接受乃至信任。为了避免政府与某个集团勾结在一起或者占优势的群体倚强凌弱,法治就成为社会各界的最大公约数。民众将要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要求任何个体或团体都不得享有超越于法律之上的特权。为了确保法律的执行不偏不倚,民众还将要求司法独立、程序公正以及辩护权的充分保障。由此可见,在争执的两造之间处于第三方地位的法院,理应成为最典型的中立者、最理性的判断者,理应成为宪法和法律最直接的实施者、最可靠的守护者。


    从国家秩序演变的角度来观察,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有个耀眼的亮点,这就是司法改革。可以说,在推进法治中国建设的鲜明旗帜之下,新一轮的司法改革正蓄势待发,矛头直指现行体制的根本弊端。


      我们讨论法治问题,主要基于两个原因。第一是经过35年改革开放,中国已经形成了市场经济,市场经济特别要求以规则来改变治理方式。当存在竞争的时候,竞争能不能有充分的自由度?能不能公正地进行?在进行投资、交易的时候,能不能对自己行为的结果产生明显的预测?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法治是由市场经济提出来的一个重要的课题。

另外,个人权利在中国没有得到充分的保障,特别是《宪法》规定的人权没有得到充分的保障。在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强调法治,否定人治,是基于文化大革命的惨痛教训。

这两个原因是我们推动法治非常基本的动因。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国家权力被滥用,被任意行使。它导致市场的竞争机制被扭曲,导致个人的权利得不到充分保障。我们谈现代法治,最根本的是对国家权力、对政府的权力进行限制,要求政府和普通公民一样共同遵循法律的规则。

由于在推动社会变革的过程中,国家权力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当我们根据市场经济的需求,对权力进行限制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个问题——这也是20世纪一直困扰中国人的问题——改革与整合。我们需要改革,但如果举措失当,社会可能陷入分裂,可能没办法整合。但如果过分强调整合,社会可能就没办法进行改革。


       【财新网】(记者 任重远)中国在司法审判制度方面可能面临着一个革命性的变化,就是在重申审判独立原则的同时,将它拓展、深入到了法官独立层面。这是自1949年以来从未有过的一个变化。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院长季卫东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季卫东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中,重申了“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检察权”的司法独立原则,并通过对审判组织的改革,将其拓展、深入到法官独立层面,不再只是法院系统不受行政部门、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意义重大。

在季卫东看来,除实行法院系统省级以下人财物统一管理的去地方化举措外,《决定》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改革行政色彩很浓的审判委员会制度,完善主审法官、合议庭的办案责任制。这中间特别强调,要由案件的审理者来进行裁判,裁判者进行负责。

这在一定程度上承认了法官独立原则,也是建立案件审理责任制度的基础。在审判主体不明确的情况下,不清楚谁是案件的最终决定者,也就没法追究他的责任。

那么,司法独立、法官独立之后,又该如何解决对司法腐败的担心呢?季卫东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司法公开来实现。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