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季卫东:审判独立首次拓展到法官独立

作者 

       【财新网】(记者 任重远)中国在司法审判制度方面可能面临着一个革命性的变化,就是在重申审判独立原则的同时,将它拓展、深入到了法官独立层面。这是自1949年以来从未有过的一个变化。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院长季卫东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季卫东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中,重申了“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检察权”的司法独立原则,并通过对审判组织的改革,将其拓展、深入到法官独立层面,不再只是法院系统不受行政部门、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意义重大。

在季卫东看来,除实行法院系统省级以下人财物统一管理的去地方化举措外,《决定》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改革行政色彩很浓的审判委员会制度,完善主审法官、合议庭的办案责任制。这中间特别强调,要由案件的审理者来进行裁判,裁判者进行负责。

这在一定程度上承认了法官独立原则,也是建立案件审理责任制度的基础。在审判主体不明确的情况下,不清楚谁是案件的最终决定者,也就没法追究他的责任。

那么,司法独立、法官独立之后,又该如何解决对司法腐败的担心呢?季卫东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司法公开来实现。


       此前的思路主要是依靠监督。包括法院内部领导的监督、上级法院的监督、检察院的监督、纪检部门的监督等。但在季卫东看来,这些叠床架屋的监督,并不是一种常效化的机制。

《决定》同时提出了司法公开举措,尤其是强调判决书的公开,判决理由要写清楚。这样,就允许人们,特别是专家、律师和当事人能够从各个角度,不断地检验判决是否公正。这种方式更可靠,也更有效。

季卫东说,除司法公正以外,司法独立之后可能产生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司法职业愈加精细、法律概念和逻辑更加专业,可能会和老百姓的一般认知存在距离。

一个严格按照法律条文和法解释学的方法做出的公正判决,可能会和老百姓的正义感觉脱节。在这个过程中,一些裁量权的行使,也可能无法得到有效的控制。从这个角度说,鼓励群众有序的参与司法也是必要的。

季卫东注意到,《决定》在司法参与方面采取了拓宽、有序参加司法的渠道的方式,而不是一窝蜂的参与和舆论监督,特别是强调了人民陪审员和人民监督员制度。

季卫东认为,如果司法能够有效公开、判决理由比较详细,又能有效参与,那么司法独立,尤其是法官独立可能产生的腐败,就能得到有效遏制。

阅读 1054 次数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