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摘要 在引发我国司法体制和法院系统运行极大变动的司法改革之中,最高法院院长所起到的作用和影响力是不可小觑的。而在历次司法改革之中,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鲜少对我国最高法院领导下的司法改革进行立法与监督。这使得最高法院院长在司法改革中的权力急遽扩张。故而,规制最高法院院长的权力行使,捋顺其与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关系就显得尤为迫切和重要。

关键词 最高法院院长  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  二者关系  司法改革


【财新网】(记者 欧阳艳琴)2014甲午马年,命书上讲1962年壬寅虎年生人这一年的禄运是“截路空亡”,但陈川平的跟头栽得更大。

8月23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


9月4日,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院长季卫东在第九届中国法学家论坛“全面深化改革与法治”上提出,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必须把权力运行纳入法治的轨道,为此特向四中全会提出了五项建议。


9月17—18日,伊力哈木·土赫提涉嫌分裂国家罪一案在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伊力哈木·土赫提出庭受审,被告人亲属、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记者及各界群众70余人旁听庭审。


 

(多维新闻网)在过去一周,“民主”成为大陆舆论圈热词。习近平21日参加政协成立65周年大会,会上对于“民主”多予阐述,被外界看做中共第五代在“民主”议题上的表态。尤其是其中一句“实现民主的形式是丰富多样的,不能拘泥于刻板的模式,更不能说只有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评判标准。人民是否享有民主权利,要看人民是否在选举时有投票的权利,也要看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是否有持续参与的权利”,“人民只有投票的权利而没有广泛参与的权利,人民只有在投票时被唤醒、投票后就进入休眠期,这样的民主是形式主义的”。此言被认为是在暗批西方国家的投票选举是“形式主义”。民主、选举关系如何?选举阶段的民主与治理阶段的民主孰轻孰重?怎样看待中国式民主与西方民主的异同?


 

大势所趋 历史机遇

现行《预算法》距今20年了。正是这个20年间,中国五级政府作为一个整体,完成了从财政贫困政府到富裕政府的历史性跨越。以支出比率测量,政府的财政身价在此期间“暴涨”了50多倍。2014年的预算报告显示,政府总的支出规模高达20多万亿元,相当于GDP总量的大约45%。如今,放眼世界,很少有哪个国家的政府如同中国政府那样“不差钱”。从当年担忧“两个比重”连年下降,到现在为支出进度和盘大的财政资金存量发愁,对比之鲜明、反差之巨大,给人以极为深刻的印象。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中国率先步入的是政府的财政战略机遇期:由经济高速增长和政府资源汲取能力共同塑造的财政黄金期。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的决定

(2014年8月3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


改革对于国家治理现代化有着决定性的作用,要推进和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就必须进行全方位的深化改革,其中最重要的改革包括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行政体制改革、司法体制改革和社会运行体制改革。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是党和人民事业大踏步赶上时代的重要法宝"。为此,"必须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全面深化改革"。而全面深化改革所要实现的目标是什么呢?《决定》进一步指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另外,《决定》还专设一节,提出了推进法治中国建设的要求。那么,什么是国家治理现代化呢,或者说,现代国家治理有什么标准、什么特征?改革对于现代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形成有什么作用,改革怎么推进现代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形成?法治在现代国家治理中有什么地位与作用?在现代国家治理体系下,改革与法治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呢?本文拟对这些问题做一些初步的探讨,尝试给出一些粗浅的答案。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发扬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成为执政党的一项基本国策。从学理上讲,民主与法制包含着内在的冲突,因为民主强调人民群众的积极主动性,甚至鼓励超越法律、创设法律的举动,而法制恰恰强调对人民群众行为的强制约束。将民主与法制放在一起讲,虽然在理论上充满了辩证,但在实践中无疑有所偏重。事实上,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使用“民主”这个概念的时候,已经包含了对“文化大革命”中所谓的“大民主”的法律消毒。这一点体现在1978年宪法中已经废除了1975年宪法中规定的“四大自由”:“大鸣、大放、大字报和大辩论”。只有在这种背景下,执政党才能真正健全社会主义法制。因此,从1980年代以来,伴随着经济改革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设和完善,建设社会主义法制始终是执政党工作的关注点。特别是从1990年代以来,在“市场经济就是法制经济”的口号下,法律移植和借鉴西方成熟的法律制度,已经成为中国法制建设的必由之路。正是在借鉴西方法律制度的基础上,“法制”这个概念也慢慢地被“法治”概念所取代,“社会主义法制”变成了“社会主义法治”。无论如何,理解中国法治建设的成就和面临的问题很大程度上与各种特殊的法治发展道路有关。


 

1.民主不是价值

自由和民主往往并称,但其实南辕北辙。自由的目的是解放个人,使个人免于他人尤其是免于政府的强制干涉和迫害,这个现代的第一成就具体落实为界定了个人自由的个人权利。民主则是现代政治得陇望蜀的第二步。人们不仅希望免于强制,进而还希望当家作主,人民不仅想要政治权利,而且还想要政治主权,想成为统治者,所谋者大。现代人最喜欢把自由和民主一起颂扬,其实两者的境界相差甚远。尽管自由尚未完善,但即使是不完善的自由,也要比民主更具政治正当性。事实上,单就民主本身而言,根本就没有正当性。假如人多等于道义所在,那么有理就等于声高。自由意在保护个人,民主则试图支配他人。凡是试图支配他人命运的事情,其政治正当性就总有严重疑问。就像专制是对他人的支配,民主也是对他人的支配,以人多去支配他人,正如以强力去支配他人一样无理。就德性而论,以多为胜甚至不如恃强凌弱体面,因为“多”不算本事。


第 1 页,总共 3 页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