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摘要: 地方“土地财政”的宪法基础,不仅在于“租税并存的财政分权体制”,更在于宪法文本所确立的“赶超型战略”。其不仅促进了社会经济高速增长等宪法上“国家目标规定”之实现,亦在实质上侵害到公民的“自由权”、“生存权”等基本权利,其间已经隐含了宪法规范的效力冲突。为此,我国需依循“人权保障”的宪法理念,在整个财税法制领域贯之以“量能课税(费)”、“生存照顾”等法治原则,建立规范化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并推进法治化的财政支出制度改革,以消减地方“土地财政”的扩张冲动,遏制其负面效应之滋生。

关键词: 土地财政;合宪性控制;基本权利

自1978年以来,伴随着大量人口流动和产业结构调整,中国城市化率年均提高1.42个百分点,2007年城市化率已达44.9%,非农人口达59379万人,比1983年增加33013人。[1]中国城市化进程的迅速推进,不仅展示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社会经济发展的巨大成果,也折射出“中国发展模式”的诸多问题——地方政府所高度依赖的“土地财政”,它作为中国现当代城市化进程中重要的“内在驱动力”,不仅为实现中国宪法文本中“国家目标规定”之契机,亦为实施中国宪法上基本权利条款之障碍,其中已经蕴含了宪法规范之潜在、深层的效力冲突。笔者拟尝试以宪法学视角解读中国“土地财政”的制度根源、宪法效应,阐明其中宪法规范冲突适用的基本思路,求教于学界同仁。


    与近几十年来中国经济社会整体“改革”的主旋律一样,中国的金融体系从未放慢过改革的步伐,反而是作为实体经济发展的助推器,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突然加速,成为彼时以来中国改革浪潮的最大特色。按照学者谢平同志的总结,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在中国共发生了四轮有代表性的金融改革,当然,还有更多的学者会继续探讨这个话题,更多轮次的金融改革也必将接踵到来。但接下来的改革之路到底怎么走?则需要更加全面清醒地认识和研判多年改革以来中国金融体系的基本现状,更为重要的是,要站在国际视角对比中国金融体系的效率高下,反思问题、求索路径,才有可能理顺未来金融改革施力的重点。


    【编者按】中国经济学家华生曾撰文指出,土地制度改革存在“六大认识误区”,并表示“土地制度改革中许多似是而非的观念俨然成为正统和主流”。(原文见,《土地制度改革六大认识误区》,《上海证券报》2013年11月07日)。天则经济研究所“土地制度研究课题组”对华生教授文章所提问题进行了讨论,讨论结果由FT中文网刊发,以期推动公共讨论。本文为FT中文网“求解中国土改”专题文章之一。


    据《美国医学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本月发表的一篇关于全球吸烟流行度的研究论文,经过数十年的下降,近年中国人的吸烟率维持在一个稳定的水平。结合人口的增长,这意味着中国现在的吸烟者达到了空前的数量。

从1980年到2012年间,尽管吸烟流行度从30.4%下降到24.2%,中国还是新增了将近一亿烟民。但是这个比率已经进入稳定期,自2006年以来几乎没有改变。流行度指的是每天吸烟的人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并根据年龄做出调整。

研究使用的数据来源多种多样,包括国内调查、政府统计数据和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数据。研究人员通过这些数据还发现,2012年中国成为世界上烟民最多的国家,达2.81亿人,约占世界吸烟人口的三分之一。国有广播机构中央电视台去年的一则报道称,中国的烟民约达3.5亿人。


      金融改革,最为重要的就是利率市场化,是尽早促成有效市场价格机制的形成。而有效的价格机制形成,最为根本的是银行存款利率逐渐放开,现有基准利率形式的转换。央行最近推出货币市场同业存单,希望通过调节资金供求关系来逐渐地形成对金融市场价格机制起重要作用的基础利率,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如果基准利率仍是一年期存贷款利率,那么希望通过同业存单市场来改变一年期存款利率对市场决定性的作用,恐怕还是很不容易的。

新一轮改革的路线图现在已经清晰,金融改革将是2014年中国改革的重头戏,出台政策会很多,市场对此正在密切关注。

2013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公告把金融改革与财税改革放在同样重要地位。公告明确提出了2014年金融改革的几项重要任务,比如要保持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改善和优化融资结构和信贷结构,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推进利率市场化和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增强金融运行效率和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等。

而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后打响改革第一枪,也正是金融改革。比如新股发行制度意见的推出、同业存单的发行、上海自由贸易区跨境资金流动的放宽、人民币持续升值等等。


      12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同业存单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并宣布该《办法》在次日开始实行。所谓的同业存单就是“可转让定期存单”,即在存款没有到期之前,能够自由转让给第三者的定期存款存单。与一般的存款相比,同业存单是由央行允许的银行业存款机构发行,存单到期前不可提款,有资金需求者可将其出售给同业的方式转换成流动性。也就是说,同业存单的推出,不仅在中国货币市场增加了一个新的工具,而且也增加一个反映资金供求关系的融资渠道。

《办法》不仅规定了同业存单的发行主体、投资主体、同业存单的品种等,也要求同业存单的发行利率、发行价格等以市场化方式来确定。其产品具有电子化、标准化、流动性强、透明度高等特点,并要求以上海利率(SHIBOR)为定价基准。可以说,同业存单的发行有利于银行加强负债管理、增强上海利率的基准性、规范诸多银行同业融资业务的灰色地带,降低“类信贷业务”可能产生的金融风险,从而降低中国爆发信贷危机的风险等。所以,一般都认为,央行推出同业存单是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一步,也是央行放开存款利率管制的最为重要一步。

当然,《办法》对许多问题规定的还不够明确,如同业存单发行机制不确定、风险权重不明确、与现有的同业存款差异性不明确。这些不明确,弱化了同业存单发行可能达到的效果,未来须在推进的过程中进一步完善。笔者认为,应从以下几方面进行。


      21世纪商业地产论坛2013年年会12月13日开幕,金融界网站进行图文直播。经济学家、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先生做演讲。

以下为文字实录:

刚才听了聂会长和秦虹主任的演讲我收获良多。尽管十八届三中全会有很多新的东西,但是改革的落地要慢慢来,积累一点点微小的东西,最后才能成为大的东西,楼市慢慢稳定,慢慢趋于凉爽。

为什么我们的结论?思考过程是什么样的?


      目前来看,虽然存量的工业用地通过再开发转换为住宅用地不存在制度障碍,但在实际操作环节依然进展有限

尽管很难对房地产政策走向进行精确的判断,但是考虑到政策的选择都基于一定的约束条件,未来并非完全无迹可循。基于这种现实的约束条件,在长效机制未能确立的条件下,未来周期性的房地产政策将是一场艰难的平衡,需要参考GDP增长率、房价上涨率两项核心指标在多个目标之间权衡选择,调控难度会更大、调控效果也更难预估。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吕爽/上海报道

今年10月14日,国务院公布《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作为我国首个健康服务业的指导性文件,《意见》明确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立覆盖全生命周期的健康服务业体系,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达到8万亿元以上。11月12日,十八届三中全会闭幕。全会定调“市场将起决定性作用”,并提出“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

中国医疗健康服务业的盛宴是否已经启幕?为此本刊专访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医疗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兼职教授蔡江南教授。


      随着准入的放松,更多社会资本有望进入金融行业,金融行业的竞争格局会为消费者提供更为高效率的多元金融服务。金融体系的市场化,同样也包括通过金融服务的普惠化,使得更多社会资金可以进入到金融领域、特别是原来的金融机构较少覆盖到的一些领域,给原来的金融体系中得到金融服务较少的行业和个人提供金融服务,通过金融有效管理风险、降低社会不平等程度,提高社会福利。

主持人:金融时报记者记者 刘红

嘉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长巴曙松 贵州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元龙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主管 温彬


第 2 页,总共 2 页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