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易宪容:大手笔金融改革被市场各方寄予厚望

作者 

      金融改革,最为重要的就是利率市场化,是尽早促成有效市场价格机制的形成。而有效的价格机制形成,最为根本的是银行存款利率逐渐放开,现有基准利率形式的转换。央行最近推出货币市场同业存单,希望通过调节资金供求关系来逐渐地形成对金融市场价格机制起重要作用的基础利率,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如果基准利率仍是一年期存贷款利率,那么希望通过同业存单市场来改变一年期存款利率对市场决定性的作用,恐怕还是很不容易的。

新一轮改革的路线图现在已经清晰,金融改革将是2014年中国改革的重头戏,出台政策会很多,市场对此正在密切关注。

2013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公告把金融改革与财税改革放在同样重要地位。公告明确提出了2014年金融改革的几项重要任务,比如要保持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改善和优化融资结构和信贷结构,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推进利率市场化和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增强金融运行效率和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等。

而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后打响改革第一枪,也正是金融改革。比如新股发行制度意见的推出、同业存单的发行、上海自由贸易区跨境资金流动的放宽、人民币持续升值等等。


      从2014年金融改革的几条任务来看,主要涉及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保持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也就是说,明年继续推进稳健的货币政策,无论是信贷规模扩张还是信贷价格水平,除非突发事件出现,都会保持中性。这种货币政策的中性是与经济增长速度相适应的,与实体经济对融资需求相适应的。据此可以推论,在现有的条件下,2014年银行基准利率及存款准备金率变化的概率不会太高。当然,最为关键的还要看社会融资规模是否得到控制,保持合理增长。今年前6个月社会融资达到10万亿以上,增长幅度达24%以上。当然,即使2014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长被有效控制住了,也还有个如何来防范影子银行超常发展可能带来的金融风险问题。如果2014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长能确实保持在合理水平上,影子银行的风险就会逐渐减弱。

第二,如何改善和优化融资结构和信贷结构。这其中包含多个问题。一是国内融资结构如何优化。因为,市场一直在强调中国银行体系过于庞大,其所占的融资比重过高。如果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等方面结构能通过调整达到一个较为合理的水平,就既可增加更多的融资渠道,也能降低金融体系的风险。只是问题远非这么简单,融资结构如何,完全取决于不同国家的信用基础条件,不同的信用基础条件就会有不同的融资行为并形成不同的融资市场,对此,改革应更多在信用基础条件建设上着力。从这个角度看,最近出台的沪深两市新股发行意见,应该就是一次范围广泛的信用基础制度建设。这也意味着2014年的股市改革将要逆风而行。

至于信贷结构的优化,最为重要的是金融服务的可获得性,就是尽可能地创造条件让弱势的中小企业及行业能获得融资。就近几年的情况来看,尽管我国信贷规模一直在快速扩张,但是中小企业及三农等行业融资难顽症则并未有多少缓解。这既有金融机构的国有企业主导性问题,也有金融市场价格管制的问题。这两个方面的改革滞后,直接影响了信贷结构的调整。如此看来,政府制定倾向性的扶持金融政策,可能是2014年金融改革的重要方面。

第三,是利率市场化及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从金融学上说,这也就是中国金融市场有效的价格机制如何形成的问题。对此,第一步当然是放松对市场的价格管制,然后通过市场供求来形成市场的价格机制。仔细观察当前我国的金融市场,政府对市场价格管制的范围小之又小。在今年7月放开银行贷款利率下限管制之后,政府管制下的利率只剩下银行的存款利率了。但是,我们不要忽视,中国银行存款利率与其他国家银行存款利率有很大不同,它事实上担负着中国金融市场基准利率的功能。也就是说,在欧美发达国家央行,调整基准利率,就是调整货币市场的拆借利率或回购利率;而我国央行则是通过管制存款利率直接给银行体系的风险定价。因此可以说,在银行融资占整个金融体系绝对比重的市场,央行直接管制银行存款利率,而这个银行的存款利率不仅是银行行为的硬约束或成本约束,而且也是整个金融市场的基准利率,那么央行管制银行存款利率同样也对市场能起决定性作用。在这种情况下,不仅市场对资源配置无法起决定性的作用,有效的价格机制也根本无法形成。

这也可以解释,7月央行放开了对银行贷款利率管制后,为什么银行贷款利率不仅没有普遍下行,反之上升,央行不得不出台贷款基础利率报价机制,希望以此来约束商业银行抬高贷款利率的行为。同样,央行最近推出货币市场同业存单,希望通过调节资金供求关系来逐渐地形成对金融市场价格机制起重要作用的基础利率,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笔者以为,如果基准利率仍是一年期存贷款利率,那么希望通过同业存单市场来改变一年期存款利率对市场决定性的作用,恐怕还是很不容易的。

很显然,利率管制已成了我国金融市场健康持续发展的一个主要瓶颈。当前我国金融市场的不少乱象,可以说都是由于金融市场价格机制被严重扭曲而造成的。无论是影子银行盛行,还是政府融资平台失序及房地产泡沫吹得巨大,无一不与金融市场价格机制扭曲相关。因此,说一千,道一万,金融改革,最为重要的就是利率市场化,是尽早促成有效市场价格机制的形成。而有效的价格机制形成,最为根本的是银行存款利率逐渐放开,现有基准利率形式的转换。如果我国的利率市场化改革不能从这里入手,而仅是强调放开存款利率所面临的风险性,那么我国金融市场要形成有效的价格机制的路程就还很漫长。

对于汇率形成机制的市场化改革,进程早已开始了。比如增加人民币汇率弹性、基本退出常态式外汇市场干预、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转变跨境资本的管理方式等。但是,面对流动性全面泛滥的国际市场,如果我国加快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程度,那么必然会再次面临着大量热钱流入的难题。这不仅表现为近几个月的外汇占款快速增加,也表现为人民币汇率不断创历史新高。人民币汇率的快速升值,不仅让全球过剩的流动涌入我国市场,进一步推高房地产市场等资产价格,还可能再度引诱企业利用虚报出口办法将资金带入境内。这些情况都会严重冲击我国的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而一旦有风吹草动,当这些资金突然流出中国市场时,给整个经济及金融市场所带来的冲击是难以估量的。因此,2014年汇率形成机制的市场化改革会比较慎重。

阅读 932 次数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