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吴稼祥

吴稼祥

北京大学经济系(1978年2月-1982年2月)
中共中央宣传部(1982年2月-1986年3月)
中共中央书记处办公室、中央办公厅(1986年3月-1989年7月)
中共中央办公厅高级研究编辑职务评审委员会评为副研究员(1988年11月)
独立研究者、撰稿人(1992年8月-1999年12月)
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访问学者(2000年3月-2003年)

      长期以来,国内外理论界流行一种看法,认为“民主社会主义”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西欧各国社会民主党和社会党奉行的政治意识形态,说它的前身是第二国际修正主义,抛弃了马列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的基本理论,实质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维护资本主义制度的改良理论,并把瑞典作为民主社会主义的样板。

本章不否认西欧各社会民主党奉行的政治意识形态是民主社会主义的一种形态,但不同意把它与修正主义和资产阶级划等号,也不同意把它作为民主社会主义的唯一形态。

本文的基本论点是,当今世界存在着两种实践中的民主社会主义:一种是西欧版民主社会主义,另一种是中国版民主社会主义,它们都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晚年思想与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产物。不同的是,西欧民主社会主义是结构上的民主,但还不是性质上的社会主义;中国是性质上的社会主义,但还在争取结构上的民主。


      前不久去世的英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R.H.科斯,于2008年7月评论中国市场转型时说:“中国的奋斗,就是世界的奋斗。”作为参与这种奋斗的一个努力,他为中国经济改革写了一本专著:《变革中国——市场经济的中国之路》。美国《时代周刊》2008年12月10日发表文章说,邓小平主演的中国市场化改革的传奇故事,“是我们时代的伟大故事,它是我们所有人的故事,不仅仅属于中国。”科斯写这本书,显然是想找出这个故事成功的背后逻辑。

他找到了吗?至少摸到了“边缘”。


       举世瞩目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将于11月9日-12日召开,此次会议将“研究全面深化改革重大问题”。处于转型期的中国民众充满憧憬与期待。

其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为此次大会提交的“383”改革方案总报告因其勾勒出一幅详尽的“改革路线图”,引发公众广泛讨论和深刻解读。“383”方案描绘了怎样的改革蓝图?改革过程中的国家与社会、政府与民众的互动关系呈现怎样的格局?央地关系的变迁是否有可能开启“多中心治理”的进程?带着一系列问题,时代周报采访了著名学者吴稼祥先生。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