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何帆

何帆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高级研究员
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世界经济》编辑部主任
中国人民银行汇率专家组成员
财政部国际司顾问
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副秘书长
中国金融40人论坛成员

      1971年8月15日是个星期天。就在这个炎热的夏季夜晚,美国总统尼克松突然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停止美元和黄金之间的自由兑换,停止履行外国政府或中央银行可用美元向美国兑换黄金的义务。

1944年,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镇,世界各国代表共同商议建立战后国际金融秩序,史称布雷顿森林体系。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中,美元与黄金挂钩,其他国家的货币与美元挂钩。这一直以来都是美国作为盟主,与其他国家的约定。

然而,突然一夜之间,美国过去说的一切都不算数了。国际金融市场上一片恐慌,人们纷纷抛售美元,欧洲很多国家不得不暂时关闭外汇市场。有时候,你不得不佩服伟大的美国,人家耍起无赖的时候,都能如此的毫无惧色与愧意。


      1988年11月16日,爱沙尼亚议会宣布脱离苏联独立。爱沙尼亚的面积只有4.5万平方公里,还没有美国的缅因州大。苏联的国土面积有2240万平方公里,爱沙尼亚只占苏联的千分之二。一只小小的螳螂竟然敢在坦克面前示威。奇怪的是,坦克居然停了下来。更令人奇怪的是,坦克随之突然散架。不到三年,不可一世的苏联几乎在一瞬间土崩瓦解。1991年12月25日晚19点38分,印着镰刀斧头的苏联国旗在沉沉夜色中,最后一次在克里姆林宫前降下。

苏联解体堪称20世纪最大的政治事件,但几乎没有一个社会科学家,哪怕是瞎蒙,预言过会发生这一幕。1987年,著名历史学家保罗?肯尼迪出版了他的名著《大国的兴衰》。当时,他谈到了苏联内部存在的各种问题,但最让他担心却是美国的衰落。苏联解体,让全世界的国际政治学者集体失语。

当时还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的心理政治学家菲利普?泰特罗克(Philip Tetlock)却丝毫不觉得奇怪。他从1987年就开始研究学者们关于国内政治、经济和国际关系的预测,比如,海湾战争会不会爆发、日本房地产泡沫会不会崩溃、魁北克是否会脱离加拿大等等。2005年,他把自己研究了十几年的心得写成了一本书:《专家的政治判断》。

泰特罗克的结论非常清楚:从总体上看,专家的预测明显地比群众的预测差。泰特罗克发现,当政治学家说一件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的时候,平均而言,这件事情发生的概率有15%。当政治学家说一件事情绝对会发生的时候,平均而言,这件事情就是不发生的概率有25%。当然,如果是一对一,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专家会比门外汉更有发言权,但一群专家和一群普通公众相比,专家一点优势都没有。假设群众数量很多,他们的判断和预测又都是独立做出来的,那么群众反而会比专家更聪明。


       安倍又赢了。7月22日,日本参议院选结束,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分别活得65和11个席位,赢得大选。安倍成为6年来首次成功的控制两院的日本首相。这意味着他将有更大的空间施展拳脚,但安倍接下来到底会干些什么?

我们听到的消息是,安倍说,他将继续推动“安倍经济学”,而非谋求修宪。这或许能让周边国家的紧张情绪略有平息。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