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政策研究

蔡江南

蔡江南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高级研究员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医疗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美国布兰戴斯大学海勒社会政策和管理研究院客座教授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客座教授
美国布兰戴斯大学公共政策博士(1997)
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候选人(1990)
复旦大学经济学硕士(1984)
华东师范大学经济学学士(1982)


2014第十届中国医院院长高层论坛今日在浙江温州召开。在圆桌论坛上,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指出,中国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公立医院。我们国家的所谓的公立医院,基本上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公立医院。


      最近,饱受争议的美国奥巴马医改法案再次陷入窘境。作为奥巴马医改法案的一项重要举措,“奥巴马医改”医保网站自今年10月推出以来,一直因网站服务器和软件平台故障频频造成登录困难。12月1日,经过一个多月的修复,重新上线,但还是不能完成奥巴马政府所赋予它的所有任务。

美国医改整整搞了一个世纪。虽然早在1907年老罗斯福总统就提出希望实现全民医保,可是直到奥巴马政府才迈出关键一步。

中国从2009年提出新医改至今,基本医疗保险已覆盖了超过95%的人群,可以说,中国只用了三四年的时间,就解决了美国100多年都没有解决的问题,但要彻底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也殊为不易。


      背景:

现在政府把健康产业当成推动中国内需的重要产业,在这个形势下,逼迫医疗卫生必须改革。

看起来,中国医疗健康服务业的盛宴已慢慢启幕。

12月2日,哈佛大学与恒大集团共同对外宣布正式签署合作协议:哈佛与恒大将在中国共同成立哈佛医院,双方已就此达成实质性合作成果,目前进入选址阶段。

而刚刚闭幕不久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定调是,“市场将起决定性作用”,并提出“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

国务院数日前公布了《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作为我国首个健康服务业的指导性文件,《意见》明确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立覆盖全生命周期的健康服务业体系,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达到8万亿元以上。

近日就中国医疗健康服务业的下一步改革等话题,记者专访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医疗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蔡江南教授。


      当前,美国经济仍在低谷挣扎,失业率还在9%的水平徘徊,甚至有陷入二次危机的可能。与此同时,尽管离下一届总统大选还有14个月的时间,但竞选战火已经烈焰雄雄,共和党多名竞选人携着茶党的气势,向奥巴马发起了强劲的挑战。去年国会中期选举后,共和党在众议院占了多数,使奥巴马政府成了政治上的拐脚领袖。共和党全力以赴阻挠奥巴马的任何重要行动,不让奥巴马获得任何政绩和继续竞选的资本。目前的美国政府已经陷入了历史上罕见的政治僵局,总统已经丧失了领导能力。

就在这种经济和政治双重危机的背景下,奥巴马于9月8日向国会两院发表了就业刺激方案的演说。方案包括了降低税收和增加开支的一揽子计划,预计总费用高达4470亿美元。方案的核心部分在于削减工薪税,涉及的金额高达2400亿美元,占了整个刺激费用的一半以上。

工薪税涉及雇主和雇员两方面。就雇主而言,计划将目前6.2%的 税 率 下 降 一 半 (即3.1%),但这只适用于500万元以下的工资总额,显然这主要有利于中小企业。对于雇员来说,原来的6.2%税率目前已经降为4.2%,但如果不采取行动,明年将回复到原来的6.2%税率,方案提出明年同样下降到3.1%,这个减税方案主要有助于中低收入者。


        《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日前出台,明确规定大力支持社会资本,加快形成多元办医格局。但在目前,医疗质量信息工作恰恰是监管部门最薄弱环节之一。

访谈嘉宾:蔡江南

访谈人:解放评论

解放评论:《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日前出台,明确规定大力支持社会资本,加快形成多元办医格局。与2009年的新医改方案相比,《意见》新在哪里?

蔡江南:“新”表现在目标和手段两方面。2009年新医改方案的主要目标,是要解决人民群众医疗服务的可及性问题,重在保障基本医疗卫生需求。所以要建立覆盖全体的基本医疗保障体系,建立社区医疗服务设施,提供基本的医疗服务,使老百姓有地方看病、看得起病。根据这一目标,在手段上就强调政府主导,调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而《意见》的目标,是要建立覆盖全生命周期,内涵丰富、结构合理的健康服务体系,不但包括医疗,还包括健康管理、健康养老等等,范围更宽广,层次更丰富。在实现手段上,转而强调政府引导、市场驱动,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基础性作用。政府通过制度建设,规划、政策制定及监管等来引导,而发展的主体是社会和市场。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吕爽/上海报道

今年10月14日,国务院公布《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作为我国首个健康服务业的指导性文件,《意见》明确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立覆盖全生命周期的健康服务业体系,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达到8万亿元以上。11月12日,十八届三中全会闭幕。全会定调“市场将起决定性作用”,并提出“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

中国医疗健康服务业的盛宴是否已经启幕?为此本刊专访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医疗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兼职教授蔡江南教授。


        在美国政府2014财年预算法案中,由于共和党试图阻止向奥巴马医改法案拨款,遭到了奥巴马总统的反对并拒绝签署预算法案,从而使得美国联邦政府从今年10月1日起停止了非核心部门的运作。直到10月16日,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参众两院中取得暂时妥协,联邦政府才从17日开始恢复正常运转。

从奥巴马2009年当选他的第一任总统时,共和党与民主党围绕医改进行的斗争便激烈地展开,经过了反复的几个上下回合。2010年3月,奥巴马医改法案以3票之差的微弱多数在众议院通过,标志着奥巴马医改取得了一场关键性的战役。但是,共和党并没有罢休和放弃,有26个州将奥巴马医改法案上诉到最高法院。2012年6月28日,最高法院以5:4投票,宣告奥巴马医改法案没有违反宪法,又给奥巴马医改法案带来了一个决定性的胜利。然而,斗争并没有因此而结束。

共和党早就准备在每年的政府预算环节来继续阻止向奥巴马医改法案的运行拨款,从而用预算上的斗争来挽救立法上的失败结果。因此,今年10月1日开始的美国联邦政府停止了两周的运转,便是两党围绕奥巴马医改斗争的继续。这一仗还没有结束,目前联邦政府预算暂时延期到2014年1月15日,到时候斗争还会继续。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医疗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蔡江南认为,公立医院改革更为稳妥的办法是,在保留公有制的前提下,进行公立医院法人治理的改革,将人财物经营管理权下放给医院本身。同时取消相关医院的事业编制,让医院享有充分的用人权和收入分配权。

12月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在《求是》发表的署名文章中了解到,作为新医改的必选项之一,卫计委将持续推进公立医院改革进入深水区。

李斌表示,随着改革的开展,触及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越来越多,难度越来越大。当前,要把县级医院改革作为重点,加快改革步伐,力争用3年的时间全面完成,切实发挥好县域内龙头医院作用。

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医疗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蔡江南表示,包括一线城市在内的大型公立医院改革,才是“进行系统性的改革试点,形成改革政策的叠加效应”的核心重点。



京ICP备06007975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884号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权全部.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规定发布的自由软体

专栏•高级研究员

友情链接